故乡,你的梦里有过我

摘 要

离去老家已30年,对家园的影象老是漠糊的,对家园的感觉是菲薄的,只是在梦里抹不去家园的影子题记。 但我再次回到你身边,家园,我相信你的梦里有过我,那是运气的归宿,在

 

  离去老家已30年,对家园的影象老是漠糊的,对家园的感觉是菲薄的,只是在梦里抹不去家园的影子——题记。

  但我再次回到你身边,家园,我相信你的梦里有过我,那是运气的归宿,在此生,在那一刻,在春花绽放,麦浪翻飞,秋雨绵绵,雪花飞翔的时候,我都在注目着你。

  我们在互相的眼神中找到了也许是几千年方能修来的相遇的缘分,你成了我的家园,我便成了你的游子。

  家园,在30年前谁人严寒的冬日,我芳华的生命走出你暖和的胸怀,我看到你憔悴的脸庞上,那双等候的双眼里布满了喜悦;那一刻,我有过曾经的心跳的感受,有过曾经的流连彷徨,有过深切的期盼和盼愿,有过甜蜜的缱绻,有过焦灼的期待和忧伤的无奈。

  家园,在你的村口、郊野、那棵老杏树下有我彷徨的踪影。

  固然我沒能和你相依相伴,固然我沒能亲身经厉你从贫穷到富饶,从崎岖到幸福的岁月。但我依然在远方祷告着你,祝福着你。我深知你已是我此生永远无法割舍的牵挂。假如你快乐,那我也是快乐的,假如你伤感,那我肯定是忧郁的,假如你幸福,那我永远是孤高的。

  家园,在你的晨曦、阳光、薄暮里有我期盼的眼神。

  在我年青幼稚的心里,我曾是何等渴盼分开你,我不想让你包袱什么,也不想让你对我有任何的责任,我只想让你放飞我芳华的脚步,岂论我身在那里,你依然感觉到春天妖冶的笑容,夏天深情的凝视,秋天炽热的忖量,冬天的飘雪里有我纯洁的祝福。

  家园,在你的笑容、忧伤、甜梦里曾经有过我。

  每当我碰着荆棘、狐疑的时候,假如你的心疼了,那是我在堕泪,假如你梦到我,那是我想你了。就让遥远的间隔两颗心有偶然的感到,只是偶然就好,就让流星划过祁连月夜的天际,那是我辗转翻侧的时候想你了。

  家园,你的生命里有我。

  尽量我们分別的太久,但我不要,不要你深深地记取,只但愿偶然在沙枣花开的磬香里,轻轻地记起,我曾是灌溉过水的那一个;只要你在记起时微笑,想起我曾经挥动着镰刀,收割你沉淀淀的喜悦,那样,就足够了。

  家园,假如,假如你惦念过我,那我是幸福的。

  家园啊,这些日子里,我悄悄地来过……

  作者:一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