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那些事」回家

摘 要

腊月底,氛围微凉,背上行囊,手里攥着回家的车票,和室友相拥作别,踏上回家路途。 昨晚老妈打来电话,叙叙叨叨叮咛了一大堆,无奈,老是长不大,嘻嘻哈哈惯了,也丢三落四

 

  腊月底,氛围微凉,背上行囊,手里攥着回家的车票,和室友相拥作别,踏上回家路途。

  昨晚老妈打来电话,叙叙叨叨叮咛了一大堆,无奈,老是长不大,嘻嘻哈哈惯了,也丢三落四惯了,分开家这么久,还是不能让人省心,也够难为老妈的。二十年了,同样的话也反复了无数次,但记性欠好,嘿嘿……总是记不住。

  本年放假较量迟,挚友们早早的回家过寒假了,学校因为非凡原因原本的学期考延迟了泰半个月,不外既然已经这样,也只好接管布置咯,究竟老师说过这是为我们好……咩……走出校门,号召途经的三轮,去车站的路上,脸色难免有些感动,心跳与平时也稍有加速,这种感受,就像当初从家里来到学校一样,满心等候,虽年关未至,阶梯上却已是弥漫着过年的气息,不由自主地理想着回家后的情景,也不禁笑出来。

  达到车站,一番讨价还价后付给三轮师傅五块钱,走进候车室,拿脱手机,那群臭小子又在空间晒照片了,又看看留言板,“X哥,抵家记得打电话啊……”,“小X啊,抵家没有,到了记得通知哥啊”,“看到照片没有,不要羡慕啊,在家就是这样任性……”,呵,这群家伙,这么得瑟,看哥回家怎么收拾你们,哼!

  上车后习惯性的戴上耳机,看着窗外擦过的风光,既熟悉,又有些生疏,打开窗户,一阵北风吹进来,打了个颤抖,又赶忙把窗户关上,把外套拉链往上提了提,有点冷。

  车上很拥挤,但大家脸上都表现着笑容,看往返家的诱惑真的是没有步伐抗拒的,呵呵,过年真是一种毒药,显着知道一过年钱包就会干瘪一圈,却还是乐呵呵的等候着它的到来,显着知道一到过年就免不了奔忙劳顿,却还是得意其乐,无可救药的爱上它,沉沦它。劳顿一年,都在等候它的到来,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乡情吧。

  颠末几个小时的行程,终于到了,踏上家园的地皮,一切都熟悉亲切起来了,车站旁的商场早早挂上了红灯笼,更显年味十足。背着包,拉着观光箱,吹着口哨向家的偏向走去。

  抵家门口,老妈和老爸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老爸接过观光箱,老妈习惯性的嘘寒问暖,几小我私家聊着天走进家门,爷爷奶奶也早就在屋里等着呢,老姐出去找同学玩了。走进房间,脱下外套,躺在许久未见的床上,眯上眼,释放一路上的劳顿,抵家了,过年了……*

  作者:依然、狠吊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