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本一个人的美丽浏览

摘 要

有一件事让许多人惑然不解:奥黛丽·赫本的魅力究竟从何而来?从1953年以《罗马假日》中的“落跑”公主形象一举成名,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位好莱坞的天使因为“经典般的美丽”

 

有一件事让许多人惑然不解:奥黛丽·赫本的魅力究竟从何而来?从1953年以《罗马假日》中的“落跑”公主形象一举成名,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位好莱坞的天使因为“经典般的美丽”而被人们记住。
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赫本其实都难当好莱坞女星中的翘楚。与她同一时期的美国红伶各领过数年的风骚,唯独这位只拍了二十余部电影的欧洲“外来户”却从初登银幕到息影,再到16年前辞世至今,从未淡出过公众的视野,也从未泯没她在银幕上下的绝世风姿。

1929年,奥黛丽·赫本出生在比利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她整个童年时代罩上了浓厚的阴影。沦陷于纳粹铁蹄下荷兰境内的赫本,在漫长的战争年代饱受饥饿的煎熬,更由于可疑的血统(她的母亲被怀疑有犹太血统)与敌国身份(父亲是英国人)挣扎在死亡边缘。在她的回忆中,荷兰的国花郁金香的球茎居然是聊以果腹的食物,豌豆粉蒸的绿面包也成了难得的珍馐。
少女时代的艰辛为奥黛丽·赫本锤炼了一种良善与宽容的品质,将贵族气质与平民立场融会一身。的确,20世纪50至60年代是好莱坞巨星辉映的时代。伊丽莎白·泰勒被奉为妖姬艳后的化身,格蕾丝·凯利上演了嫁入豪门、贵为王妃的迪斯尼童话真人秀,费雯丽与英格丽·褒曼是娇艳不可方物的银幕偶像,而玛丽莲·梦露则是无可争议的好莱坞性感女神。与这些同时代的影坛天后们丰富的情史、无尽的花边故事以及令人腹诽的道德观念相比,奥黛丽·赫本几乎是她们的“反面”教材。
这位面目姣好的英裔比利时女子诠释了一种非主流的电影生活:让好莱坞的一切仅止于好莱坞。虽然赫本感谢电影为她带来的一切:优裕的生活环境、富于创造性的工作内容以及受人尊重的社会地位,但她在其电影生涯中全无绯闻的困扰,也没有野心、丑闻与机谋。那时的好莱坞女演员们的“潜规则”故事从未断顿,众声喧哗里,赫本一尘不染,与名利场上的一切了无瓜葛。
赫本以她并不丰产的电影作品,成为一代淑女的银幕标杆。在女权主义日渐盛行、传统价值观念迅速褪色的20世纪中叶,赫本似乎被新、旧两个阵营同时接纳,成为他们的守护天使。她对时尚的品位至今令人激赏,而她对爱情与家庭的忠诚也从来无人质疑。
虽然有人对赫本所塑造的那些银幕形象颇有微词,认为她始终未能跳脱纯真本色的窠臼,未如她同时代的几位电影艺术家一般探索人性幽微,塑造卓绝的人物,但是奥黛丽·赫本素朴的赤子情怀、好莱坞对她难得的悉心呵护以及全世界电影观众对这份美与纯真的珍视,既成就了一位不朽的偶像,也让世界电影史平添了几部气质清新、灵光闪现的佳作。
奥黛丽·赫本将她晚年的岁月留给了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世界贫困儿童们。从1988年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至1993年1月因病去世,她矢志不渝地为儿童的生存权利而奋斗。
五年虽然短暂,对于赫本却有难以估量的人生价值。她全身心投入到这份仅有一美元薪金的工作中,从不把自己当做大发善心的贵族。一次次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苏丹、孟加拉国等发展中国家的访问,总使赫本回忆起自己饥饿的童年。
发表于1989年的演讲稿《和你在一起》,是这位伟大的女性留给世界最为珍贵的人道主义遗产。
在演讲当中,她回忆了1945年二战结束之初,贫病交加的少女“艾达”(赫本在二战时期的化名)如何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手中获得了宝贵的食品与服装,挣脱了倒毙街头的童年梦魇;她控诉不平等的国际经济秩序对贫穷国家的掠夺,声讨贪婪自私的发达国家罔顾千百万贫困儿童的生命健康。
她挺身为全世界弱小无助的儿童说话。她在呼吁国际援助的同时,更吁请一份对孩子的尊重。她曾不止一次地说:“在这些地方,我看到的不是伸出要东西的手,而是沉默却有尊严,以及对有机会自己帮助自己的渴望。”正是这份对人格尊严的捍卫,令那个曾经一无所有的饥饿少女,最终成长为优秀的灵魂贵族。
李悠//摘自2009年5月11日《中国新闻周刊》/

赫本永葆美丽的秘诀
要有迷人的双唇, 请有善意的谈吐。
要有美丽的眼睛, 请寻索他人的优点。
要有苗条的身材, 请将食物与饥饿的人分享。
要有亮丽的秀发,请让孩子每日轻抚你的头发。
要有优雅的姿态,请与知识同行。
使女人年老的不是岁月,而是内心的无知。
女人的美不在衣装、珠宝、发型,
而在于她的形象。
女人的美应该在她的眼睛中体味,
因为这才是她的心之窗、爱之巢。
(作者:朱靖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