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跪着教书阅读

摘 要

“什么人都可以对教育指手画脚的时候,教育也就没有了尊严,也就必然地要走向落后。”这是吴非在2004年9月16日《南方周末》刊登的《“不是爱风尘,又被风尘误”——反思南京教

 

“什么人都可以对教育指手画脚的时候,教育也就没有了尊严,也就必然地要走向落后。”这是吴非在2004年9月16日《南方周末》刊登的《“不是爱风尘,又被风尘误”——反思南京教育界的一场讨论》一文中开篇的一句话。在南京整座城市陷入“高考之痛”中不能自拔的时候,这篇文章无疑让人一下子清醒了。

吴非是南京师范大学附中的一位特级语文教师。“不跪着教书”是他二十多年来教育教学工作的信条。他也是一位颇有影响的杂文家,获得过“林放杂文奖”,出版过好几个杂文集。这次,他把近几年写的有关教育问题的随笔杂感汇集成一本书,取名就叫做《不跪着教书》。

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大多是有教育理想的,然而在现实的磨砺下也就逐渐消沉平庸了。能够在走向耳顺之年时仍保持“心中的信念不会消逝”,吴非给我们展示了老一辈的教育工作者的风范。在教师失去尊严,学校趋于堕落的今天,“不跪着教书”的呐喊尤其振聋发聩,令人警醒。

教育首先要培养有善心有同情心的人,这是吴非的基本观点。教师要有同情心,要有对“人性美与人情美的感悟”之心,要教会学生学会感恩,学会同情,学会爱自己的祖国,爱弱小的他人。吴非喜欢有“同情心和爱心”的学生,不喜欢“世故”的学生。有模范教师作报告,讲家人患重病住医院抢救,而该教师坚守岗位最终没能见到亲人最后一面,吴非愤而质问,“我们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便是培养这样的没有人性么?”“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教师?”句句在理,掷地有声,言犹在耳。

“我美丽,因为我有思想”,教师如果没有思想,那么,“学校便只能交出一群精神侏儒,只能培养驯服的思想奴隶”。一名考上名牌大学的高中生写信向吴非表示敬意,他却说:“你为什么不苦恼?”因为这是一名非常“听话”的学生,老师怎么说,就怎么做,高中三年,竟“从来没有向老师提过一个有价值的问题”!对于当前中小学教师的现状,吴非表示了极度的担忧:许多教师没有任何“精神追求”,就是在那里“混吃等死”;一些地方的教师,教学上属“贫困地区”,喝起酒来却非常“刚猛”;不少教师,工作二三十年连一篇文章都没有写过,还竟能说出“各种各样的理由”。面对着这些“堕落”的教师,吴非异常愤怒。

南师大附中是一所名校,也是吴非任教的学校。然而,他却发出“名校,你在追求什么”的质问。因为,“我们不能不忧伤地看到,名校的实际价值,几乎等同于‘高考升学率’了”。吴非的大学母校找了他好几次,让他填一张校友联谊的表格,只因为他是“正教授”级。吴非极其痛恨这种现代势利眼,他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并说,如果执意让他填,那么,“母校,你在我心中已经死了”!

“想要学生成为站直了的人,教师就不能跪着教书。”吴非是这样的一位有着独立人格傲然挺立的教师。我们是站着,跪着,还是趴着?相信读完《不跪着教书》,每一位教师也都会生出这样的内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