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黄昏文学

摘 要

偶像的黄昏 我对一切新闻常取冷眼,对娱乐圈里的口水新闻也是如此。现实喧扰、人事疯狂,绝非刻意要念陶令“心远地自偏”的静心咒,实在是对热闹处生着些惧意,想那红尘堆里

 
偶像的黄昏
我对一切新闻常取冷眼,对娱乐圈里的口水新闻也是如此。现实喧扰、人事疯狂,绝非刻意要念陶令“心远地自偏”的静心咒,实在是对热闹处生着些惧意,想那红尘堆里的红尘,脂粉丛中的脂粉,太过虚幻飘渺,逼着我非要往那“空”的透彻处思索,又索然咂不出味来,久之生厌,于是不作臧否。
但这次连我也有些按捺不住,原因是若干照片引发的闹剧拖得过长,每天展开晚报都是娱乐头条,渐渐地就知道些“据传”的消息,又见到李银河女士照例也说了话,看来,我就是说了,也还不算太八卦。
鉴于中国男人“大”的思想太集体无意识,常为女权主义者诟病的事实,大多数男士都不适合对此发表露骨的艳羡和虚伪的鄙薄。当然更别指望他们能以平常心来对待此类肉欲陶人的彩照。这个时候,我们男人理所当然应该怀有深刻的罪恶感,原因在于,大多数男性都不会觉得那位肇事的混血男吃了亏,换言之,女人在这件事情里成为众望所归的受害人,至少女权主义者会倾向作此想:这依然是一个为男权所挟控的恐怖世界,裸泄的春色饕餮的是男人们不可告人的情欲,美丽的胴体横陈于世人眼前,像一个棋艺很烂的孩子,将自己的帝王将相无保留地献出,如同牺牲,悲壮弗已。
鲁迅有一句话:“我是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对我来讲,我也是不惮于以最邪的想象来揣测娱乐圈里的性生活。这是一座淫乱的后宫,声色犬马,黑白红黄,再看院墙坍圮,门庭虚在,春色弥漫。内中优游的皆是些能适应规则的精灵。技术其中,艺术其外,泥沙俱下,美丑难分……且慢!如此言辞是否太假道学?
我勒令自己冷静,即使评价这样一场风月公案,也要保持文字的诚实。谁都可以无耻,我的文字要干净。可惜,诚实的话总是很简洁,譬如那句:“很黄很暴力”?或者,很黄,但不暴力。
还没说到重点。这几天报纸上总不见我的豆腐,我这开豆腐坊的眼见亏本,只叹偌大的案板,不放我黄水豆腐,只摆她细皮嫩肉,文道浇漓是可想而知啊!
幽默,但不仅仅是玩笑。在我看,这一大事件的意义并非揭露了几位“涉色”明星的生活之腐烂,倒是我们这些娱乐消费者的激动劲委实高涨。若干暴露照片的流传,只能解答这样一个悬念:原来偶像就是这样过性生活的,真是人同此心!而许多人的侧目,也只说明,从偶像到呕像之间的障碍不过几片遮羞布,拿开它,所见的是如此平常、如此真实的纵欲景观。于是失落,进而不屑,而终于不齿。这不是大部分人的心态么?偶像的光芒消失在黄昏里,平庸的生活依然平庸。
硬举起来的不是真的偶像,何况,世间哪有全美的偶像。你以维纳斯的高洁来要求她,她可能以卓别林的表情来回赠你,因为作假很痛苦,她要做真的人。
乜斜的醉眼,怀春的娇态。我不禁笑了笑,呸,哪有什么偶像!
那些懊丧的可怜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