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村里品清明散文

摘 要

杏花村里品清明 文/朱有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杏花村,一个借诗《清明》而扬名的村落紧挨着我工作生活的营地。唐会昌年间,

 

杏花村里品清明
 
    文/朱有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杏花村,一个借诗《清明》而扬名的村落紧挨着我工作生活的营地。唐会昌年间,池州刺史杜牧诗云的杏花村,至今古迹遍地、古韵悠悠,终年游人如织。清明时节,雨丝飘荡,我触景忆诗,漫步于杏花村里,徜徉于古人诗绘的江南烟雨图画中,品味清明的意境。

清明,一个承载寄托的诗赋。

江山也要众人捧,清明名重人歌后。有劳杜牧之功,似乎从杏花村里走出来的清明,一直鲜艳着,向来夺目着,恰如杏花村里正绽放着的杏花,艳态娇姿、胭脂万点,煞是动人。“诗言志,歌永言”。《礼记》认为,“志”即“意识也”。当年,杜公作《清明》,仅则“杏花作飞雨,牧童入诗韵”?显然不是,他是“中堂夹幅条——话中有话的”。满腹经纶而又不得志的杜公,出任池州正是一生中困蹶不振的时期,他借清明道《清明》,一抒其志其趣,其怨其躁,看似写景,实是写官运、道人生,表郁闷无奈、遁世逍遥,个中滋味,谁人解识。杜公之后,和唱之众,绵绵兴勃。明沈昌有诗云:“杏花枝上著春风,十里烟村一色红。欲问当年沽酒处?竹篱西去小桥东。”清王元梅诗曰:“风流贤太守,遗韵至今存。问酒春三月,行人雨一村。烟郊收画舫,花坞隐朱幡。瞻拜年年事,情开竹里门。”历代文人雅士围绕《清明》和杏花村诗词歌赋有千余首,但大都就景吟景,至于杜公心思都无多涉及。

借清明表心声,杜公艺术造诣老道精深。清明,非一个节气说尽。它不像其他节气名称,大多用的是芒种、小暑、大雪等物候。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唯一形容词。先人以春来万物生长时,皆清洁而明亮记名,寄托着人间的通透、灵动、澄明、希冀。“水至美则曰清”,“日月双悬则曰明”,清、明二字叠加在一起,传输出的俨然是天地之间,纤云四卷,清风徐来,光影喷薄,欣欣向荣。清明,寓意广阔而深刻,或盼清明政治、清明社会,或道青春年少、中天年华、光明磊落……谁都盼清明,谁都惜清明。“史载杜牧刺池州,村酒村花两共幽。”“长歌一阕醉东风,游罢扬州又池州”。杜公一曲《清明》,点亮了一个村子,传承了一首绝歌,更把清明美化了、光大了,以至于个中寄语、隐言,也化作诗了。美哉,清明!

清明,一个至忠至孝的载体。

在杏花村中心地带,一个名曰“怀杜轩”的徽式古建筑,格外引人注目。这是杏花村人为纪念诗人杜牧而建的。杏花村流芳百世,杜牧功莫大焉。世人难忘,杏花村人更难忘。千百年以来,每每清明,总有祭拜民众。你对百姓有功,百姓与你有情。清明,在这里早已升华为了感恩节。

其实,清明从来与感恩相连。“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中国人最知恩,最讲情,心湖里的“忠”“孝”两字绵绵不绝、源远流长。传说与清明节有关的故事,就是一曲“忠”与“孝”的绝唱。春秋时期,一个叫介子推的人在晋文公重耳饥寒交迫,陷于绝境之际,“割股啖君”,舍身救主尽忠。后来,晋文公回国执政论功行赏,介子推居功淡泊,悄然携母隐居绵山。晋文公感念生死之恩,久催无果,遂以山火相邀,不料介子推尽忠无求,宁愿被焚也不愿现身。熊熊大火真的吞没了介子推,懊悔不已的君王感念介子推,将介子推亡故之日定为“寒食节”,任何人不许动烟火,又将介子推用生命秉君的“清明勤政复清明”,铭刻于心,以“清明节”记之。知恩图报,就这样本真自然,无论君王百姓,千古使然。我们是龙的传人、炎黄子孙,每至清明,陕西黄陵,钟鼓齐鸣、乐舞庄严、祭文铿锵、万众肃然,当地百姓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都会来到轩辕黄帝陵前,为这位华夏人文始祖举行公祭大典和民间祭奠。这一对老祖宗的集体恩报,淋漓尽致地彰显了中华民族的德之高伟。

“清明到,儿尽孝。”“清明临,报恩情。”清明,这是一个寄托追思、深情缅怀、无限书忠的光景。如果说,忘记历史是背叛,那么忘却感恩无异于德乏。这就是中国情愫,清明时节祭拜扫墓,何止是仪式,更是心灵的贡奉,无论是祭奠祖先,还是缅怀先贤,抑或追思亲人,感恩,永远是我们体悟生命流转、寄予无尽情感和锥心之念的日子;感恩,又在表明对先人敬畏和感激,正是对于现今一切恩情的在乎与回报,正是你对待生者、对待人生的态度镜子。

清明,一个文化雨润的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