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跳出喧嚣谎言谜语和幻影散文

摘 要

右为本周单字“雅”。本周三,评家易艳刚撰文仔细挑剔那些非常态腐败,并名之为“雅腐”。所谓“雅腐”是指那赠送或接受名贵字画或艺术品的“雅贿”,其中也包括早就是官场

 

我已跳出喧嚣谎言谜语和幻影散文

右为本周单字“雅”。本周三,评家易艳刚撰文仔细挑剔那些非常态腐败,并名之为“雅腐”。所谓“雅腐”是指那赠送或接受名贵字画或艺术品的“雅贿”,其中也包括早就是官场潜规则的“官员出书”等等。在易师看来,“出书不仅可以作为一种隐蔽的敛财手段,还能以此告诉世人,自己不仅是一个雄韬伟略的领导干部,还是一个满腹经纶的文人雅士,甚至可以借出书捞取政治资本”,真可谓一书多得。
 
汉字“雅”本源与“鸟”相关,在《说文》里,它被定义为“楚乌”,也就是乌鸦的一种,后逐渐引申出正确、高尚、美好等义项,似乎一夜间乌鸦变凤凰。作为形容词的“雅”字当其以前置状态组词时多为尊敬、谦和敬词,如“雅饬”意为对别人告诫的敬称、“雅诲”意为尊称他人教诲、“雅命”意为对对方嘱咐或建议之事的敬称、“雅望”意为美好愿望、“雅篇”意为优美文辞、“雅相”意为气度不凡,情趣高尚、“雅客”意为高雅的客人……当然,还有“雅贼”。
 
从造词角度看,“雅腐”一词造词法与“雅贼”之类如出一辙,其修辞之魅凸显矛盾统一对立并存之谐。而在现实语境中,所谓“雅腐”似远比易师所谓更普遍、更隐蔽、更不易察觉……字写得东倒西歪绕世界遗留墨宝算不算?人长得摧枯拉朽却非欺民霸女夺人所爱算不算?冒充诗人作家书法家文物鉴赏家参与各类评奖评选算不算?果真一言难尽。
 
—————————
 
■ 人生总有非卖品>>
 
来自作家关军本周推荐,语出台湾媒体人黄哲斌。据说,台湾中国时报记者黄哲斌因不满媒体操守沦落而辞职时如是说。黄师此句相当励志。身处乱世,如非卖不可,先卖力吧。
 
■ 创造性模糊>>
 
语出台湾《中国时报》本周二文章,原文标题为“创造性模糊绿论述才有利基”。该文作者陈嘉宏认为,无论是“宪法各表”“一中各表”,抑或是谢长廷数年前提出的“宪法一中”,两岸问题的症结点其实不在于政治语汇的创新,而在于红蓝绿三方能否有足够的互信在“创造性模糊”中开启对话。舍此不图,单靠宣示台湾人意识与主权立场,民进党如何与共产党对话?陈文所谓“创造性模糊”一词在生意场乃至爱情婚姻中亦属惯用兵法。以婚姻而论,模糊二字本即秘笈,而幸福婚姻则非“创造性模糊”不可。常言所谓“政治是巨幕婚姻婚姻是迷你政治”,意思也近似。
 
■ 揭发是有限度的性也一样>>
 
来自《今日美国报》名人新年寄语专辑,语出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在2011年我一定会记住,揭发是有限度的,性也一样。”
 
■ 理性无知>>
 
来自东方早报记者石剑锋本周报道,语出学者刘瑜。谈及信息传播,刘师说:“大家形成思维定式以后,就对某些信息选择性吸收。在政治学里面有一个词叫‘理性的无知’,表面看是无知,但是这种无知是趋利避害的结果,故意把某些信息自我屏蔽。因为你知道得多,就意味着承担更多责任。”“培养所谓独立思考的能力,你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你看到的现实不是全部的现实。你要了解这个现实,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睡过去。”
 
■ 在穿上我那条生牛肉裙时躲开迈克尔-维克的狗>>
 
语出流行天后Lady Gaga。2010年9月出席MTV颁奖典礼时,Lady Gaga因身穿一件用20公斤鲜牛肉做成的裙子而并获掌声嘘声……彼时彼刻,若恰好有一条饿狗路过情形会怎样?会是喜感倍增吗?Lady Gaga句中提到的迈克尔-维克是美国橄榄球超级明星,他因开斗狗场获刑18个月。顺便可提的是,本周四,在一则新华社外电译稿中,为恪守某部有关中文表述新规,“Lady Gaga”之名被汉译为“雷帝嘎嘎”。此前,有关“Lady Gaga”,最为流行的汉译名为“卡卡小姐”。比较而言,似乎,唯“Lady Gaga”的直接引用最妥。写成“雷帝嘎嘎”,恍然间会以为歌后变成了影帝。
 
■ 一脚一铲一句话>>
 
语出评家北风本周饭文:“我一直说,如果中国发生剧烈转型,触发积怨而引至全局性巨变的可能会是城管踢翻摆摊老人的那一脚、拆迁时把人活埋的那一铲、或是公务员酒后的一句话。”与北师近似的意思毛泽东早年也说过,后妇孺皆知已成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那英那人那衣服那交警那速度那微博那特权那你又能咋样>>
 
语出作家王小峰。王师用这个既简单又缭绕的句子对本周那英炫耀门一事发表观感。王师之句符合本周语文所收“创造性模糊”的大致意思,而评家十年砍柴则深究那英无意识炫耀背后掩藏的大悲哀:“无意识的特权思想更可怕”“从这件事来看,一些演艺人士虽然名气很大,但离一个现代公民的距离还很远。”
 
■ 三行情书>>
 
来自日本的一种诗歌体裁,因日本汉字协会为推广汉字教育巨星征集活动而来,加之网络传播,渐成时尚。在日本汉字协会的征集活动要求中,对三行情书只有“60字以内”“排列成三句”两项要求。1994至今,类似的三行情书征集活动每年举办,每次收到的应征情书多在万件上下。应征者自十岁少年至耄耋老者均有。去年豆瓣小组也曾组建三行情书小组,10年底,一个基于微博平台的“微情书”活动也得到网友关注。在诸多获选情书中,我最喜欢的是这则:“你那些恶作剧/我是故意中招的/因为想见到你的笑颜”。
 
■ 一边悠闲自在地纵论天下大事一边得意洋洋地牛着逼>>
 
语出作家比目鱼周四饭文:“我感觉新近落户于天安门广场的孔子雕像在气质上特别像北京的中年的哥(出租车司机)——一边悠闲自在地纵论天下大事,一边得意洋洋地牛着逼,不信你看那雕像,双手还放在方向盘上呢。”针对这尊新近入住天安门广场的雕塑,作家连岳喜感陡增:“很担心一到期末,学生全去天安门拜孔子,求‘不挂科’,到时怎么办呢?”
 
■ 蔡定剑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