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明国语课本》看今日语文阅读

摘 要

叶圣陶与《开明国语课本》 洪振快 历史学者 叶圣陶所想的,除了国文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就是怎样引起儿童的兴趣,发展他们多方面的智慧。 最近,七八十年

 

叶圣陶与《开明国语课本》
 
洪振快 历史学者

叶圣陶所想的,除了国文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就是怎样引起儿童的兴趣,发展他们多方面的智慧。

最近,七八十年前使用的小学语文教材———《开明国语课本》因抢购者众,以致一书难求,网络卖家甚至将价格炒到定价的十倍,但仍然不乏求购者。本该过时的老课本重获青睐,所释放的信息其实是人们对现有教材的不满。

《开明国语课本》的编者是叶圣陶,为之配图的是丰子恺,两人都是现代文化名家。关于《开明国语课本》的编写,叶圣陶后来有回忆文章提到:“在一九三二年,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编写了一部《开明小学国语课本》,初小八册,高小四册,一共十二册,四百来篇课文。”这套课本出版后很受欢迎,当时有评论说:“材料活泼隽趣,字里行间,流露天真气氛,颇合儿童脾胃。”这套教材从1932年6月开始由开明书店陆续出版,解放前共印40余版次,影响了一代人。

按照现在编写教科书的做法,《开明国语课本》由叶圣陶一个人花一年时间编成,这简直不可思议。编教材不是儿戏,以一个人的智慧,是否有能力编出好教材?《开明国语课本》的成功已经给出了答案。

叶圣陶生于1894年,1932年的时候是38岁,正当一生中最有创造力的时候。此前,他的人生经历已很丰富,当过小学、中学语文教员,发表过不少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包括著名童话集《稻草人》),在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当过编辑,主编过《中学生》杂志,还为商务印书馆编过小学国文课本。这些经验和知识,无疑使叶圣陶成了编写中小学国文教材的最佳人选。

编写小学教材,需要遵循儿童心理学、儿童认知规律,但这不是难事。

叶圣陶在《开明国语课本》的“编辑要旨”中说:“本书内容以儿童生活为中心。取材从儿童周围开始,随着儿童生活的进展,逐渐拓张到广大的社会。与社会、自然、艺术等科企图作充分的联络,但本身仍然是文学的。”“本书尽量容纳儿童文学及日常生活上需要的各种文体;词、句、语调力求与儿童切近,同时又和标准语相吻合,适于儿童诵读或吟咏。”“本书图画与文字为有机的配合;图画不单是文字的说明,且可拓展儿童的想象,涵养儿童的美感。”可见,叶圣陶在编写的时候已经考虑得相当全面。

与1932年相比,现在对儿童心理学、儿童认知规律等方面的研究已有很大进步,按理说现在更有条件编出好教材,然而结果却不尽人意,其原因何在呢?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是教材出版机制,其二是教材编写指导思想。

《开明国语课本》的“编辑要旨”第一条说:“本书依据教育部最近颁布的小学国语课程标准编辑。”当时小学国语课程也有国家标准,但只是指导性意见。具体教材编写由民营出版机构自己组织,教材编得好不好,社会自有公论,各小学是否采用也有自主权,因此教材的编写有充分的市场竞争,不够优秀的会被淘汰。这大致也是各国通用的办法。

教科书的面目,与编写的指导思想关系最大。叶圣陶在编写《开明国语课本》时,想的是:“给孩子们编写语文课本,当然要着眼于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因而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但是这还不够。小学生既是儿童,他们的语文课本必得是儿童文学,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使他们乐于阅读,从而发展他们多方面的智慧。当时我编写这一部国语课本,就是这样想的。”

叶圣陶是教育家,他没有政治家们的指导思想。他所想的,除了国文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就是怎样引起儿童的兴趣,发展他们多方面的智慧。

叶圣陶那一代人,受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大多主张儿童本位论,认为儿童生来就有健全的本性,教育应使其本性自然舒展而不受影响。当然,尽管叶圣陶在新中国成立后,仍然在指导中小学语文教材的编写,但编写教材的指导思想变了,教材的面目也就非他所能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