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的选择文学

摘 要

昭君的选择 文/张建克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参观完昭君墓后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昭君就是一位以自己独特魅力征服世界的女人。 八月

 

昭君的选择
 
    文/张建克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参观完昭君墓后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昭君就是一位以自己独特魅力征服世界的女人。

八月的内蒙古,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我们一行参观五塔寺后,听介绍说昭君墓离此不远,值得一看,就兴匆匆的驾车而去,昭君墓座落在呼市南部十余公里的大黑河畔,如今已建成昭君文化博物馆。

远远望去,一片灰褐色仿古建筑群分立两边,而昭君墓的“青冢”显得卓尔不群,前面矗立着昭君和单于的塑像,上面建有一座凉亭。这里是昭君的衣冠冢,而内蒙有很多纪念昭君的“青冢”,说明了昭君在蒙古人民心中的崇高地位。

“自古红颜多薄命”,纵观传说的美女、才女,无论是有沉鱼落雁之貌的西施、昭君,还是闭月羞花的貂蝉、杨玉环,无论是苏小小、李师师,还是陈圆圆,命运多坎坷不平,唯有出塞的昭君,结局堪称完美。

浣纱女西施,在吴越争霸中,作为一名“女间谍”潜伏吴国,抓住吴王夫差好色的缺点,终让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东山再起,灭了吴国。且不说范蠡也算有情有义,和西施最后归隐江湖,但两国政权之争,却让一个弱女子去承担这样的命运?是否有些卑鄙和龌龊?

三国时期的貂蝉,送秋波与吕布,报妩媚与董卓,在男人堆中摸爬滚打,算是卧底,成了连环计的牺牲品,最后也不得而终。把汉室振兴寄托在一个女子身上,足见男人内心的阴暗。

白居易老夫子一首《长恨歌》,让杨玉环扬名立万,虽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容颜,和“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地位,但毕竟是老子抢来的儿媳妇,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无论是“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百般恩宠,还是“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美好愿望,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皇权利益,一匹白绫马嵬坡赐死,也看出了了这个老男人“爱美人更爱江山”的虚伪。

王昭君身为“待诏”,不肯贿赂画师毛延寿,一直也没有得到皇帝宠幸,主动请求外嫁匈奴,颇有巾帼风范和远见卓识。《后汉书》记载: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影徘徊,竦动左右”,描述了她的花容月貌。后在出塞途中,大雁看见昭君的容颜,也自愧不如,纷纷坠地。对于极其漂亮的女子容貌,一般难以描绘,往往通过想象和感受来佐证,这就是西方美学提出的“拉奥孔原理”,《荷马史诗》写到海伦的美,只说元老院的老人们反对为一个女人继续征战,但正在此时海伦出现在元老院会议厅门口,老人们一看,齐声说,为了她,再打十年也值得。

记得有这样一个短信:民国名妓小凤仙,如果跟了农民工,可能被警察扫了黄;跟了蔡锷将军,就流芳千古。关键看你选择了谁。翻开历史,无数个美女、才女、妓女纷至沓来,她们的美貌、才情过人,各有千秋,不分伯仲,但选择的男人不同,就会有不同的结局。南宋梁红玉,跟了抗金名将韩世忠,擂鼓助威杀敌,被誉为巾帼英雄;苏小小先识俊公子阮郁,被弃后又结识落难公子鲍仁,才留下一系列凄婉动人的故事;杜十娘的忠烈,在于负心汉李甲的犹豫,才有了怒沉百宝箱的果敢;“恸哭三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陈圆圆,吴三桂降清,也让李自成折戟沉戈,兵败南山,改写了大顺政权和清朝历史。在男人主宰的社会里,这些女人多是被迫的、无助的,但她们鲜明的性格以及选择决定了她们不同的结局。

这个世界说复杂,也真太复杂,说简单,也就简单到男人和女人,一切都是围绕男人和女人演绎开来。而一个女人,开创了新的历史,理应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昭君可以说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一举成为民族友好的千古绝唱。昭君选择出塞,当时也许并没有什么伟大目的,而是气愤所致。年仅20岁的昭君,面临异国他乡生活习惯、语言风俗的差异,更为不幸的是,结婚仅两年,正处于青春年少貌美如花的年龄,呼韩邪单于就去世了,昭君又依据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习俗,改嫁呼韩邪单于的长子。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昭君不仅选择出塞远嫁匈奴,而且一待就是60年,将和平的种子撒遍塞外的山山水水。“昭君出塞”,结束了汉匈两族150多年的敌对状态,也促进了经济文化的交流。董必武的诗作《谒昭君墓》:“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现代史学家翦伯赞赞美:“王昭君已经不是一个人物,而是一个象征,一个民族友好的象征;昭君墓也不是一个坟墓,而是一座民族友好的历史纪念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