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与现实散文

摘 要

两军对峙:汉军坚壁不出;楚军交战心切。 楚军帐中,军营森森,一座挨着一座,连绵百里,人声鼎沸,马鬃高扬,马儿嘶鸣。 已经三天三夜了,楚军一波又一波的叫阵,那边的汉军

 

两军对峙:汉军坚壁不出;楚军交战心切。  

楚军帐中,军营森森,一座挨着一座,连绵百里,人声鼎沸,马鬃高扬,马儿嘶鸣。  

已经三天三夜了,楚军一波又一波的叫阵,那边的汉军就是巍然不动。汉军在军力上明显不及楚军,但谋士众多。多少次的叫阵,汉军蠢蠢欲动。是张良,反复地背诵孙子的那句话:“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者有余。”  

面对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对手,骂他不出,打它不着,项王着急啊。项王的那个急呀,虞姬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理。相持已经三天三夜了,骂过去骂过来的,人家就是不出一兵一卒。看来这个仗是没办法打的了。  

这时候,虞姬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翩翩地走过来。走到项王跟前,递上参汤,温情脉脉地盯着项王。看着自己的美姬那副可人样儿,项王的火气就减了大半。项王就是这样,无论有什么样的怒气,什么样的阵势,什么样的难关,只要见着了虞姬那脉脉的眼波,他的眼前就云开雾散,仿佛前面是一马平川,仍由他纵横驰骋的无垠坦途。于是,抖擞精神,雄心万丈起;横刀立马,急风暴雨至。所向无敌,望风披靡。想当年,巨鹿固若金汤,各路反秦武装作壁上观。是虞姬的那个眼神,给了他“破釜沉舟”的无限勇气和魄力,巨鹿之围在三日内便土崩瓦解,那情势如吹枯如拉朽。而最近的彭城之役中,一骑轻骑,两万精锐之师,大破几十万汉军,那又是何其壮烈,何其威武!而背后的力量却还是那一汪脉脉的眼神!  

想到彭城之役,项王便计上心来。汉军做缩头乌龟,我手上不是还有牌吗?项王沉吟良久,一拍桌子,“对了!”捋着胡须禁不住有些得意。  

第二天一大早,项王就派人去叫阵,他当然知道这个是不会凑效的。相互对骂了几个回合,项王便命手下拉出刘太公,也就是在彭城战役中俘获的汉王他爹。刘太公蓬头垢面,明显地憔悴了许多,消瘦了许多。项王一挥手,太公便被拽在了杀猪的案子上。项王就派人吆喝:刘贼你听着,再不出来投降的话,就把你爹给宰了,剁成肉丸,煮了伴酒喝。吆喝完,项王仰天长笑。众人也跟着一阵哈哈大笑。笑过了,又接着吆喝……  

汉王立即招来张良,张良俯首贴耳,耳提面命,汉王连连称是。  

立即,汉王谴人回话。说,我和项王义结金兰,我爹也是项王他爹。如果项王煮了,请分我一杯羹。  

项王傻眼了,惊得大口硬是一时半会儿没合拢来。  

“混蛋!无耻!”“混蛋!无耻!”……  

回到帐中,项王还在不停地破口大骂。虞姬温柔地走上前来,抚摸着项王的胸口,像母亲安慰那急火攻心的孩子样地安慰道:“汉王是什么人,大王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吗?别和他一般见识。”  

那一晚,项王怎么也睡不好。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几次翻身下床,在营帐中来回地踱步。虞姬悄悄地给他披上衣服,说实在的,她心疼,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她默默地坐在床沿上,心疼地看着自己心中的英雄受着无赖的煎熬,而自己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这样地相持了几日。有一次,项王在帐中踱步,他突发奇想,像是灵感的突然爆发。于是,朗声叫到:“来人呀。”站在帐外的贴身侍卫应声而到。项王连头也不转,说:“传使者来。”使者旋风般地赶到,项王一把把使者拽过去,如此这般地耳语一阵,使者乃出。  

使者来到汉军营帐中,见了汉王,说:“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涂炭,民不聊生。想想那些血洒沙场的将士,做了游魂野鬼,可是冤魂不散啊。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还不都是为了您汉王和我们项王吗?您们二虎争天下,受苦的却是天下苍生。我们项王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惨景啊,所以让我传话说,仗还是别打了。痛快些,成者王败则寇,不如择个吉日,汉王您和我们项王单独比个高下。”  

汉王听了,哈哈大笑。说:“你们项王什么时候这么爱惜子民啦?单独比试,好哇!不过,我可不想和你们项王比力气,只有山野莽夫才比力气。”  

使者尴尬地笑着,暗忖道:果真是个泼皮无赖,我们大王也真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