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衡阳戏剧文化的思考文学

摘 要

对衡阳戏剧文化的思考 杨小明 公元2011年11月8日(立冬)至14日,为期七天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衡阳市专业艺术表演团体新创剧(节)目评比汇演”缓缓降下了帷幕……

 

对衡阳戏剧文化的思考                                  

杨小明      

公元2011年11月8日(立冬)至14日,为期七天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衡阳市专业艺术表演团体新创剧(节)目评比汇演”缓缓降下了帷幕…… 
  

从2008年至今,衡阳市文化局已是第“N”次举办这样的大规模戏剧实践活动了:先是2008年度的“衡阳市剧本改稿会”;而后是“2008年全市专业艺术表演团体新创剧(节)目巡回观摩评比汇演”;之后是全市“剧本创作提高班”的如期举行;2009年衡阳市祁剧团与湖南省祁剧团强强联手,共同打造大型古装祁剧《梦蝶》,一举夺得当年湖南省第三届艺术节“最高奖”;衡阳市花鼓戏剧团原创古装花鼓喜剧《喜盈门》也夺得“银奖”,排名靠前,单项奖,如剧本、导演、音乐奖等多达十余项;2010年,举办全市青年演员“折子戏”专场汇演,参演青年演员达六、七十人次之多;2011年夏秋之际,湖南省艺术研究所、衡阳市艺术研究所联袂常宁市歌舞剧团,共同打造原创大型红色歌剧《夏明翰》之演出,七月参加湖南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全省优秀剧目暨新创剧目展演”(此次展演唯一的县级剧团)获好评;之后,又以衡阳县西渡镇夏明翰文化宫为基地,成功地举办了三年后的又一次全市“专业表演艺术团体新创剧(节)评比汇演”,所不同的是此次规模更甚于之前,多数剧团倾巢而动,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观众反响之强烈,竟出现因观众太多,太热烈,剧场不堪承受而被迫“停演”的罕见场面…… 
      

或许,这些活动,这些场面,呈现在上个世纪,或者更久远的年代,无须太多张扬——中国戏剧艺术(或日戏剧文化)自有其独特之魅力和广阔之市场——但时至二十一世纪之今日,戏剧早已不是时代的宠儿,早就淡化出广大观众的眼球。湖南戏剧明显后退,甚至为“大踏步地后退”(其实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圈内人早就心知肚明,心照不宣。)昔日的湖南乃戏剧大省,尤其是戏剧文本之强省。以著名剧作家陈建秋先生为首的湖南省“谷雨戏剧文学社”集合了本省老、中、青三代以及各种类型、各路流派的优秀剧作家,称霸中国剧坛,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仅岳阳一家,就连续三届获得“曹禺戏剧文学奖”)令许多兄弟省、市不敢望湖南剧坛之项背,自叹弗如——而这一切,皆成“明日黄花”……  

然,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之,长时间不为省内同行看好的衡阳之戏剧文化或日戏剧活动却悄然而“动”,且动静越闹越大。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从2008年至今,几乎是每年一大“动”的这些戏剧活动,在开展之前或之际,衡阳市文化局基本上是在国家财政没有一分钱投入的状况下进行的,同样,下属县(市)文化局、剧团也是如此。说到此,不免令人有些自形惭秽,有些沮丧,有些黯然,历来“贵”为湖南“老二”的衡阳市,同样是国家的剧团,同样是为人民的生活提供精神食粮,兄地地(市)可以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两百万的投入,而我们衡阳,排个大戏,能够有个一、二十万的投入,便是欢喜得不得了,还不敢声张,惟恐有人眼红。这样的描述一点不夸张:能够排戏,能够获得国家财政哪怕是象征性的投入,就已使得衡阳的戏剧人受宠若惊,几有“大红大紫”之感觉了。2003年,省第二届“艺术节”之前,祁东县祁剧团,选定了剧目,省请导演已进场,一切行将就位,但就因为差“两”万元,剧团被迫停排,导演打道回府,鉴此,衡阳市文化局在第二届省“艺术节”弃权——“剃光头”。(堂堂七百万人口的湖南省第二大城市,居然拿不出“两万元”排戏,匪夷所思,遗憾之至。)但这的的确确又是真真切切的现实,时至今日,衡阳的剧团绝大部分还只能拿百分五十(或稍高于此)的实际工资,更有甚者:衡南县花鼓戏剧团从上世纪的1997年起,全团演职员工就没有拿过国家的一分钱工资……不禁要问:难道衡阳戏剧人是“后娘”养的不成!然偏就是这些“后娘”养的“贱”儿“贱”女们,无论生存条件有多么的艰辛,日复一日地坚守在戏剧一线,为生存,为人民大众提供精神食粮,付出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劳作。就是这个衡南县花鼓剧团,在此次夏明翰文化宫汇演的第三天,掀起了剧场效果的高潮,观众如痴如醉,掌声一遍一遍响彻全场,人们放纵着自己的情感,喝彩声,叫骂声,一浪高过一浪……久违了这样的场面,心中百感交织,感动?遗憾?内疚?还是其他更多,说不清,道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