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的标签文学

摘 要

陆游的标签 张晓风 我问学生陆游是谁,他们自有标准答案,那答案是:“南宋爱国诗人。” 你不能说他们错,却知道,他们也似乎不全对。 好好一个陆放翁,活过八十多年,在疆场

 
陆游的标签

张晓风

    我问学生陆游是谁,他们自有标准答案,那答案是:“南宋爱国诗人。”
    你不能说他们错,却知道,他们也似乎不全对。
    好好一个陆放翁,活过八十多年,在疆场披霜,在情场流泪,写下上万首的诗,小词也填得沁人肺腑。这样一个人,岂肯被“南宋爱国诗人”六个字套牢?
    然而这是一个粗鄙无文的时代,大多数的人急着把自己或别人归类,归了类,就做完了选择题,就可以心安了。
那人活到78岁,犹为满山梅花惊动得不安的灵魂,写下“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的句子。那时候,如果你问他:“陆游,你是谁?”他会说:“我是想化身千万而不得的凡人,如果可能,我希望我是一万个陆游的集合体,我希望我随时可以散开,散到四山去,在每一棵老梅下放一个陆游——而每一个陆游都是梅花之美的俘虏。你问我是谁,我是花臣酒卒。”
    晚年,他是行走在村头社尾的一个老头,“儿童共道先生醉,折得黄花插满头”。
    此时,你如大叫一声:“嘿,老头,你是谁呀?”
    他会说:“我是那些小鬼捉弄的对象,他们很快乐,因为看到我喝醉了,便插我一头野花来害我出糗——我也很快乐,我这辈子从来不好意思自己插花戴朵。现在装装醉,装装被他们陷害,体会一下满头插花的快乐——哈,我是谁?我是一个老骗子呢!”
    世上没有一生80年、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的“爱国诗人”。陆游只是写他的诗,只是记录他的心情,至于分类,陆游何尝知道自己已经被贴上标签,分类归档,准备拿去题库当一则很好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