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出师表》散文

摘 要

恍然,错觉那是一个远行的父亲对留在家乡的儿子的谆谆教诲。 然而,篇首的“臣亮言”三字,又无情地表明了这只是一个出征的臣子向君父所上的奏章而已。 从指出“今天下三分,

 

恍然,错觉那是一个远行的父亲对留在家乡的儿子的谆谆教诲。
然而,篇首的“臣亮言”三字,又无情地表明了这只是一个出征的臣子向君父所上的奏章而已。
从指出“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的危机到“陟罚臧否,不宜异同”的规劝,诸葛之心可谓人神共览。其一生擒孟获,定南方,出祁山,伐中原,的确做到了他许下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誓言。然而,恐怕诸葛亮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自己一生苦心扶持的蜀汉王国,在他死后仅二十来年,就败在了自己曾寄予了无限希望的君主刘禅手上。
刘禅的平庸无能与诸葛亮的足智多谋是人所共知的,连先主刘备临终向诸葛托孤,也不得不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刘备的意思似乎是说,如果他的儿子刘禅不能胜任的话,诸葛亮可自己做蜀国之君。不少人读书至此,都称赞刘备的宽宏与气度。实则大谬也!这一招正是刘备把诸葛亮推向死心塌地地为他的傻儿子卖命的一条毒计。
以刘备一生之虚伪狡诈,安能不知道诸葛亮知识分子气质中那种恪守臣道,投桃报李的愚忠思想?岂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扶不起的阿斗?刘备这一欲擒故纵的手法使得诸葛亮绝不敢动废主自立的“贼心”。是时,诸葛亮之智、之聪、之能,竟不得不听从于刘禅之蠢、之愚、之笨。从此,一代贤相为了君臣父子那套鬼花样,竟把自己卖给刘家王朝,把自己的命运绑在一个平庸王朝的战车上……设若当初诸葛亮不为愚忠思想所囿,择贤主而尽其能,甚或自立为蜀中之王,三分天下归谁之手,亦未可知也!
尽管诸葛亮一生南征北战,戎马倥偬,事必躬亲,最终也只落得五丈原一夕秋风,锦官城片片降幡!何也?只因他所从事的事业成功概率几近于零!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人格上是可敬的,在现实和历史中则是可悲的!
历史是公正的,它让刘备之类任何想家天下万世一系者的美梦在其愚子身上便作了了结;历史却又是不公正的,它让本该做君主做父亲的人做了大臣、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