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欧阳修文章

摘 要

滁州,这个在中国地图上不易找到的地方,却在中国文人的眼里凸现为一块高地,只因欧阳修。 欧阳修的诗文写得好是真的。所以,我读欧阳修其人是读欧阳修其文开始的,他的《泷

 

  滁州,这个在中国地图上不易找到的地方,却在中国文人的眼里凸现为一块高地,只因欧阳修。
  欧阳修的诗文写得好是真的。所以,我读欧阳修其人是读欧阳修其文开始的,他的《泷冈阡表》、《秋声赋》,无论状物写景、叙事怀人,都显得摇曳生姿,具有感人的力量。
  但由文而读其人却是因去滁州引起的。去年去滁州,看到许多地方皆由欧阳修成全了滁州,还是滁州成全了欧阳修。只因为支持范仲淹为代表的改革派,将一个大师和一个偏僻的小县连到一起,无意的摄合既给中国文学留下了灿烂的辉煌的篇章,也给滁州带来了傲视后人的资本。这方水土的秀美风景和那充满文化底蕴的人文精神吸引我穿越这历经千年风雨的历史长廊……
  当欧阳修登上文坛和仕途的时候,北宋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民族危机都日趋严重,统治阶级内部以范仲淹为代表的改革派和以吕夷简为代表的保守派斗争异常激烈,欧阳修坚决地站在范仲淹一边,关切国事,同情人民的疾苦。他指责那些“先荣而饱”的人不知为天下忧,“又禁他人使皆不得忧”,而能忧天下的人“又皆远贱”。他指出王朝诱民、兼并、徭役等大弊,主张轻赋税,除积弊,实行“宽简”的政治。范仲淹以言事触怒吕夷简,贬饶州。欧阳修为此大不平,写了《与高司谏书》,责备高若讷身为司谏而不能仗义执言,骂他“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若讷上其书于朝廷,欧阳修因此得罪,贬夷陵令。
  欧阳修这一贬,是他人生的一大挫折。当时正处于壮年的欧阳修自然愤懑不平。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萎靡不振,而是泰然处之。
  庆历五年,也就是公元1045年,满身疲倦,伤痕累累的欧阳修来到了滁州,开始了他一生中第二次遭贬生活和精神的升华。一个人为文不说空话,为官不说假话,为政务求实绩,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欧阳修贬滁州后尽其能为民办事,以国为任,以民为本,不违心,不费时,不浪费生命。他又在文学上提倡诗文革新,既反对浮华,也排斥“险怪奇涩之文”,强调“切于事实”。欧阳修既立德又立言,全面实践了儒家道德,为此,他当之无愧地成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跻身于“唐宋八大家。
  一般“迁客”要么心灰意冷,怨天尤人,要么逆来顺受,牢骚满腹,而欧阳修则不然,他著文倡道,又脚踏实地,以苍生为念,以天下为怀,尽力去为。而只这一点,他比屈原、陶渊明就要更进一步,没有只停留在江畔长息,南山种菊上。他去滁州,为政以宽,与民同乐,面对年岁丰稔,四时山水,写下了这卓绝千古的篇章《醉翁亭记》。
  欧阳修以自己的豁达、乐观,给滁州的自然景物注入了新的活力。《醉翁亭记》的诞生,既宣告了滁州名垂青史,也宣告了欧阳修进入了一个新的精神家园。欧阳修发现和构建了滁州的自然美,滁州的自然美也诠释了欧阳修的人格和抱负。欧阳修以生命的火焰烛照着他人生的历程,用酒浇尽心中的块垒,以娱情山水排遣抑郁,而化作珠玑般美丽的篇章。近千年来,欧阳修独特的艺术个性以及作为正直的知识分子的品格和抱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文人。
再读欧阳修时,别忘了滁州。再去滁州时,也当然忘不了欧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