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长生殿阅读

摘 要

对白乐天这个人一向不喜,因着他一面高呼“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州司马青衫湿”,一面在垂垂暮年又纵情声乐,享乐狎妓。他的人,我不屑。他的诗文,却独独喜欢那句“七月七

 
  对白乐天这个人一向不喜,因着他一面高呼“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州司马青衫湿”,一面在垂垂暮年又纵情声乐,享乐狎妓。他的人,我不屑。他的诗文,却独独喜欢那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比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更觉带着温情。
  早上随手在纸上涂涂画画,竟不经意间从笔端流泻了出这十四个温润多情的方块字,顿然觉得这些字句像极了冬日夜晚围炉煮茗升起的袅袅热气,暖着眉眼。后来上了空间,看到有朋友更了七夕快乐的状态,恍然怔了下,喏,阳历的七月七……
  最初接触这句诗,源于《武林外史》里面柴玉关给王云梦的玉佩上刻着这句暖人心的情话,心里想着古龙这个男子倒也是个善解风情的人,懂得小女儿的情态。私语,本就带着情人间呢喃的甜蜜和娇嗔,更何况是在夜半这样应景的时辰。
  七月七,总觉得不应该简单的度过这样一个温软的日子。于是,铺开旧时买的熟宣,任萧散的心事幻化成为笔端寂寥的落墨,素雅且从容,晕染出一片写意的追溯。江南的梅雨日子,随已入小暑,却仍是改不了这绵绵薄雨夜敲窗的清寒。
  很喜欢更漏子这个词牌,极度的应和温庭筠的那句“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何时念起来,都感觉是在幽幽的雨夜,伫窗叹息的那种萧索。也喜贺铸的那首青玉案,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梅子”这个称号堪比那个博了“张三影”之号的张先。雨夜,总是这样轻轻浅浅的就勾勒出一个相思寂寥的背影,带着沁入肌肤的薄寒,凝成胸口生痛的一粒朱砂痣。
  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女子的期盼和回忆里,翻开第一页,先是那个浓郁的情字。似乎,真的有与生俱来的忧伤,特别是行走在红尘里的痴男怨女,心心念念,朝朝暮暮,为相思顾。像极了但丁《神曲》里面第一层就是生前受尽情爱痴缠的尘世俗人,海伦和帕里斯之流,即使地狱轮回,残留的躯体却还是紧紧缠绕着受尽地狱阴风的吹袭。忍不住叹一声:痴儿!
  夜色渐渐浓稠,雨滴悬在窗格上,透出一点点清逸的冷,衬着远处街灯橘黄的暖,引来素心野趣的静。蓦地想起琉璃盏这个美丽透明的字眼,失传的工艺,却有种独特的美丽,穿过几百年澄明的光阴,好像寂寂深夜里或明或灭的萤火虫,静静的在那里闪烁,逗弄着不安分的心。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红尘最繁华的寂寞里,用一个苍凉执念的影子,折叠器心里那个精致细腻的折角,细细密密的绾起清亮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