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辛弃疾——一代词人的金戈铁马散文

摘 要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你是一代词人,沿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你是一代词人,沿着一卷翻开的宋词,在风雅烟雨的南宋,用豪放的声音,吟咏着历史与山河。你是一位英雄,随着一部泛黄的史籍,在故土沦陷的岁月,用激情的壮志,奔走在抗金的前线。你就是开一代词风的伟大词人——辛弃疾,也是一位勇冠三军、能征善战、熟稔军事的民族英雄。
  你,胸怀家国,身系天下,在金戈铁马的岁月里,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随着气吞万里如虎,用那利剑锋刀,驾那飞快的卢,去收复山河,去驱除鞑虏,把那故土的黎民一次次拯救。听萧索的秋风在荒凉的平原上怒号,到处都是折戟断剑,大地是如血一般的红,空中偶尔飞过几只苍鹰,给灰黄的天际装点了几丝凄凉。这就是沙场,这就是你甘愿效忠一生的沙场。金戈铁马,看铁蹄铮铮,弓如霹雳般射穿敌人的喉咙,为你谱一首气壮山河的战争史诗。你身披坚执锐,渴望建功立业,精忠报国,纵使额角已白发斑斑,你仍然想了却君王天下事,只为赢得那生前身后名吗?不,你只想把自己的满腔爱国热血,洒遍自己挚爱的祖国大地。然而,江南的烟柳,西湖的歌舞,却让你的英雄之志,难以施展,只能看着那柄寒光锋利的宝剑,在腰间慢慢地生锈,你只有无奈地,将那万字平戎策,换做了东家种田书。
  人生在世不如意,你带一声叹息,在楚天千里清秋之际,登上建康的赏心亭,在伫立落日楼头,断鸿声里,空怀刘郎才气,只能对着愁云密布的苍穹仰天长啸,一次次一次次地把栏杆拍遍,却无人揾去英雄泪。在人生暮年的时分,你又登上京口的北固亭,面对着千里江山,面对着滚滚的长江,不禁长叹:千古兴亡多少事?你将那千古兴亡的忧愤,浓缩成了这一息响彻天际的长啸,释放出悠悠的爱国情愁。回望历史,那坐断东南的孙权,那气吞万里的刘裕,都在你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叹如今,舞榭歌台还在,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可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而到了热闹而欢快的除夕夜,拂来一夜的东风,悄悄在夜里绽放的花千树,散播迷人的芳香。华贵的宝马雕车,驶过大道,留下了满地的香华。广舒长袖轻歌曼舞,云鬓花颜的妙龄女子,此刻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一群沾染了世俗污秽之气的女人。而你向往清高,贞洁的女子,一袭素白的绢衣,不施粉黛,孤傲地立于灯火阑珊的无人之境,没有“蛾儿雪柳黄金缕”的装点,也没有“笑语盈盈暗香去”的妩媚,这样贞洁孤傲,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女子,才值得你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间的惊讶与喜悦,原来,梦中的伊人,在灯火阑珊处。
  
  可当流年带走你的风华,当岁月催生你的白发,你再也无法望见天上来的黄河,再也无法望见《清明上河图》里的汴都时,那衰去的精力,让你把那柄带血的剑,换做了一支羊毫,用豪放的声音,用宽广的眼界,怀着赤胆忠心,在纸绢上,一次次吟咏千古的兴亡,一次次感叹多变的人生,一次次倾诉漫天的忠愤,一次次吐露满江的忧虑,把曾经的刀光剑影,铸成了一页页的诗词,把曾经的鼓角争鸣,化作了一字字的吟唱。
  今夜,当我又翻开那卷宋词,你,荡气回肠的豪情,你,壮怀激烈的雄心,都随着那笔笔的墨迹,在历史的风尘中,豪放地唱响,而我也带着万般地敬仰,在这发黄的诗页间,众里寻你千百度,找寻那个当年满腔热血的英雄,暮然回首,你的身影,是否在那灯火阑珊处?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