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园”里的皂荚树文章

摘 要

我崇敬鲁迅先生,喜欢鲁迅先生的作品,对有关先生的方方面面,也十分关注。从2004年起,我两次去绍兴,每次都到鲁迅故居参观。去年底,我第三次去绍兴,参加《绍兴晚报》组织

 

我崇敬鲁迅先生,喜欢鲁迅先生的作品,对有关先生的方方面面,也十分关注。从2004年起,我两次去绍兴,每次都到鲁迅故居参观。去年底,我第三次去绍兴,参加《绍兴晚报》组织的活动。当总编辑祝诚同志问我想到哪儿看看时,我又提出去鲁迅故居。

12月14日是星期六,那天傍晚,祝诚总编陪同我,迈进了鲁迅故居的大门。由于先生作品的影响,来这里瞻仰参观的人十分多。我们随着人流参观了鲁迅家的厅堂,参观了先生当年的卧室……从前往后,一处处地看,最终来到故居的最后边。由于已参观过两次,我知道,这里就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所写的“百草园”了。我仰望百草园里高大的树木,俯看地上种植的菜蔬,鲁迅小时候来玩耍的墙根……忽然,我想到了先生文章里写到的那棵皂荚树。“那棵皂荚树在哪儿呢?”我问祝诚。他指着前方一棵高大的树,笑着对我说:“在那儿,那棵就是。”说完,他带我向那棵树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对我说起这棵皂荚树的轶事——

其实鲁迅先生笔下的那棵皂荚树,早就没有了。为了恢复百草园的原貌,在原先那棵死去的皂荚树位置,又补栽了一棵“皂荚树”。但几年后,有人发现补栽的竟然不是皂荚树!这怎么成呢?让其他树种冒充先生笔下的皂荚树,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于是,有关部门决定:换栽一棵真正的皂荚树。上哪儿去找真正的皂荚树呢?《绍兴晚报》发起了寻找一棵真正皂荚树的活动。文章在报上刊登不久,就有人响应。距绍兴较远的一个山村,有位农民愿把自家皂荚树献给鲁迅故居;又有一家企业资助,把皂荚树从百多里外的山村运到了百草园,换栽下了那棵假的“皂荚树”。

对皂荚树,我并不陌生。在我的家乡保定以及北京一带,管皂荚树叫“皂角树”。夏天,树上长出许多长长的青绿色大豆角。到了秋天,大豆角渐渐变成了黑色(即皂色),所以人们称之为“皂角”。我小的时候,三姑母家院子里就长着一棵树干粗大的皂角树,我们常常去摘皂角。人们用皂角来缠线,也有人把皂角砸碎用来洗衣服。用皂角洗衣服,和用肥皂洗衣一样,起大白沫,去污力很强。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每年到北京日报社的战备基地去劳动,那里也有几棵大皂角树。我还从树上摘过几个大皂角。

我随着祝诚总编来到皂荚树前,抬头观看,果然不假。这确实是真正的皂荚树。皂荚树下有块小小的石碑,上边刻着这棵皂荚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我眼神不好,看不清上面的文字。祝诚蹲下,用手擦去石碑上的土,一字字地念着碑文。由于他领导的《绍兴晚报》参与了这项活动,所以他的声音充满了自豪。

回到下榻的宾馆,我头脑中依然不断闪现有关皂荚树的一幕幕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