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情缘文学

摘 要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 前几日去北京选书,带回来两大本《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看着两大厚本红楼梦,盘点起近些年读的,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不算遗失的、处理的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

前几日去北京选书,带回来两大本《蔡义江新评红楼梦》。看着两大厚本红楼梦,盘点起近些年读的,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不算遗失的、处理的、借出未还的,还有网上读的,大概读了有几十种吧。我几乎见过了所有的红楼梦版本。
红楼情缘,始于上初二。同学王旭喜欢读书,特别喜欢背诵诗词,她从家里带来了一本少儿版的《红楼梦》,很厚,借来读了,没读完就厌倦了,觉得没滋没味的。我跟王旭说,不好,与我想象的红楼梦不一样,少了味道。王旭就给我默诵《葬花吟》,洋洋洒洒。呀!原来世间还有这样的女子,还有这样凄婉的诗。读红缘于其中的诗词。

由于《葬花吟》的逗引。母亲带我去农中(农业技术中学,现在的职教中心)三舅老爷家,在他家里的床头柜上看到了人民文学出的。三卷本,绿色的,陪我度过了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考上高中后,自己去还了,虽然我很喜欢。可能是我喜欢书的缘故吧,我借书基本上都还,无论是多亲近的人。那时,舅老爷已经得病了。随着舅老爷的去世,那套书也不知道所归,估计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吧!人没了,谁还在乎三本书呢。想起那套书,就想起舅老爷的笑容。一直想再买一套,可惜未曾遇见。

最早买的《红楼梦》是华夏出版的,因其注释较全。攒了一个月的饭钱,吃了半个月的咸菜,狠着心买了。去师专上学时,就带到了学校。由于高考的失败,很郁闷,情绪低落,选择坐在最后一排桌。中文系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上晚自习,每天除了和几个高中同学吃饭,就是读书。桌子抽屉里塞满了书。师专周围的三个小书店,我已经跟老板混熟了。有一天下课,从厕所回来,看到两个女生拿着《红楼梦》在聊,很像我的那本。回到座位翻了下没找到,确定是我那本。很不客气地对她们说,二位拿的是本人的书吗?两个女生咧着嘴笑,你的书掉出来了,我们给你捡起来了,你不谢谢还用责问的口气。

我耍嘴皮子的功夫还是有一些的,考上师专,我选择的沉默,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不愿多说话。高考后的暑假,因为考得不理想,整天都沉浸在郁闷中。不断地听到同学考上理想学校的消息,更加重了我的忧郁,在本子上胡乱地写,发泄。母亲甚至怀疑我有自杀倾向,好几天都让我去帮大姨家干活,想让大姨开导我一下。我说,没事儿,我就是没考好,感觉很自责。后来,我怀疑母亲偷看了我写得东西。扯远了,还是说这回事儿吧!

我说:“这天下有讲理的地儿吗!同学,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高个子的女生说:“你看清楚哎,这是金吗?哪儿带着金样儿。”

矮个儿的推了她一下,你不是金吗!

高个儿的女生斜眼瞅了她一下,我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我说,二位,能不能说点儿理,第一这书是拿银子买来的,这算金吧!第二,捡到东西要归还物主,这是从小受到的教育。

矮个儿女生说,书掉了,我们给你捡起来,你该说谢谢。

我说,前提是你得还给我。

“可谁知道是你的呢”,高个儿女生说。

我说,大姐,请循其本,你已经说了那书是我的,你们二位看到从我的桌子里掉出来的。
哎,你俩哪班儿的?跑我们班儿来捡东西!俩女生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开学一个多月,我几乎没和班里的同学说过话。这本红红的红楼梦让我认识了女朋友,姓金。
岳麓书社出的那本普及本的《红楼梦》,原本是列藏本,是送给女朋友的生日礼物,因为女朋友化身成了老婆,书又物归原主,捎带骗了个媳妇来。后来我常说,我算不讲理的,拾金给昧了,至今未还,主要是不知道还给谁。老婆用极其恶毒的眼神看着我。

大学毕业放在书包里的是那本黑黑的词典,书名是《红楼梦鉴赏辞典》,地摊上买的,几元钱不记得了。看了辞典才知道,红楼梦里还有那么多道道儿,原来以为就是本小说,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佩服地五体投地,一直放在手边,偶尔翻翻,非常有意思。

最早淘来的是《立松轩评石头记研究》,几元钱,现在想想,便宜得很。最早读的红楼梦研究著作是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特别感兴趣的是周氏兄弟从胡适那里借来残存的十六回,连夜抄写,仿照原书的样子。特别吸引我,以致我后来看到稿本影印的就很激动。一九九九年,在沧州的阳光书店里看到了辽宁教育出版社影印的“甲戌本”,犹豫了好几次,掂量买了之后,还能不能坐车回家,直到剩下最后一本了。四十五元,我和老婆半月的生活费。因为周先生的书,我重新认识了脂砚斋的评本。脂评不仅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资料,更重要的是,我喜欢读书时的感觉,虽然是影印的,却有种沧桑的感觉,让人心动。还有,我喜欢金圣叹的《第五才子书忠义水浒》批评点本一样,读书中多了一个可以探讨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