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最后时刻文学

摘 要

孔子的最后时刻 一 公元前四七九年(鲁哀公十六年),夏历 二月五日(周历四月五日),子贡前去看望已经病了的老师。 孔子在心里是有着感应的,他越来越想自己的学生了。颜回

 

孔子的最后时刻

公元前四七九年(鲁哀公十六年),夏历 二月五日(周历四月五日),子贡前去看望已经病了的老师。

孔子在心里是有着感应的,他越来越想自己的学生了。颜回走了,子路走了,闵子骞走了,仲弓等人都走了,连儿子伯鱼也走了。老师知道,那个子贡该来看他了。果然子贡来了,上午的太阳从寒风里筛下,沐着正在悠然散步的自己的老师。子贡突然感动了,几十年的岁月里,就是这个人像父亲一样用全副的心血教育着一茬又一茬的学子,没有一天的懈怠。他看着这个病了的老师,拄着拐杖,风正动着他的白发与白了的胡须,仍然是那么的高大。高大之中,还更有一种飘逸与洒脱,铸于这金黄色的阳光里。一个想法就在子贡的心里萌动一如星辰升起在夜空里:这个人,眼前的这个老人,这个从百姓中来又归于百姓的人,肯定要成为有人类以来,最为不朽的人了。

子贡看到了老师那急切的眼神。他紧走几步,扑到老师的跟前,攥紧着老师的手。手是这样的冰凉,还有着微微的颤动,子贡本能的更加地攥紧了。他下意识地觉得,要通过自己的手,将自己的体温传给老师。但是他,突然在这寒风里感到着一股强烈的暖流,从这双冰凉的手上传达于自己的心上,还有袅袅的音乐在这暖流之上盘旋。有泪水就在子贡的脸上悄然滑落了。

老师似乎没有看到这些。他埋怨着子贡:“早该来了,怎么来得这么晚呢?”一边埋怨,一边将昏花的眼睛从子贡的头顶望向遥远的天际。有一声叹息,从他胸膛的深处露出。随之,孔子便唱起歌来:“泰山要倒了!梁柱要断了!哲人要死了!——“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苍凉如钟,孤寂如磬,清纯如瑟,回响在寒风里。

唱着的老师又哭了。泪水如小溪般欢畅地流淌。子贡听到老师如歌的倾诉:“天下无道久矣,没有人能够尊奉我的主张,‘莫能宗予’。夏朝的人死了,要把棺材停在东厢的台阶上;周朝的人死了,要把棺材停放在西厢的台阶上;我们殷商的人死了,是将棺材停放在堂屋的两柱中间。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坐在两柱中间,受人的祭奠,子贡啊,看来,我就要死了。”

子贡惊诧了。老师真的要死了吗?可是老师却像谈论四时运转一样的超然物外,虽然含着钟的苍凉,磬的孤寂和瑟的清纯,而那颗心却像这当空的太阳在微笑着灿烂着。

还有那阳光里闪着玉一样莹光的泪水,是老师在哭吗?

他知道,已经不用任何安慰。老师当然是在哭学生,哭自己,哭这个苦了天下苍生的无道的社会。但是这欢畅却又耀着玉的莹光的泪水,又是在欣悦地向这个仍然饱含着温情的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挥手作别,更是向着那个刻刻迫近的死亡,招手相迎。这泪水又分明是一条河流的使者,正将老师的生命导入于无际无涯的海洋。

齐鲁的旷野里,北风猎猎地吹着。

病了吗?脚步怎么会如此轻盈?踏在这片生于斯养于斯并将要没于斯的土地上,孔子的心里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的感觉。

七十三年的岁月,正踏出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他欣慰地看到,是他罄尽生命,在中国的大地上犁出了一片文化的沃野。他不能不想,走了之后,在这片沃野之上,还会因为小人的践踏而又荆棘榛榛吗?

孔子捋了一下被北风吹得有些凌乱的胡子,将目光洒向空旷的田野,也洒向

自己曲折斗转的一生。他经验过多少小人的行径啊,也屡屡被那些得势的小人们所伤所害所欺所骗。

我们至今翻阅《论语》,仍然能够感受到孔子对于小人的憎恶与唾弃。他们是毁坏社会的蛀虫,也是毒化社会风气的苍蝇与蛆虫。在整个《论语》里,孔子有二十四次提到小人,只有四次是指平常的普通人,而二十次全是或刻画或直斥这种缺德的小人。

孔子在《论语》第一篇《学而》的开始部分,就对这种小人进行了第一次刻画:“巧言令色。”花言巧语,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会讲大道理,会往领导心里奏事,并能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但是有一条,就是不真做正经人。“匿怨而友其人”(《公冶长》),这是说小人的阴险。他明明对人心里藏着仇怨、嫉妒,却装出一副公允甚至亲热的样子,与人周旋,遇到机会就会暗咬一口,甚至可以致人以死地。

正如小人是君子的一面镜子一样,孔子也好把君子当作一面镜子,用君子的光明与磊落,照出小人的小与卑鄙与阴险来。如孔子说“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论语·颜渊》)小人就烦别人的美别人的好,别人一美一好他就心里难受,有时难受得百爪挠心似的,想法阻拦非要破坏或者迫不及待地去扒个豁子。于是,“成人之美”也就成了大家欣赏的一种君子之风。“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论语·子路》),君子能够团结别人,却又坚持自己的意见,不会随声附和,而小人正好相反,只是根据自己的利益说话行动,哪怕明知是个谬论,只要对自己有利,也会坚决赞成。“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论语·子路》),君子安详舒泰,从不骄傲凌人,小人却把手中的权力(哪怕是一点点小权力)用在盛气凌人上。究其根源,君子知道尊重人、尊重人的劳动,而小人则只考虑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利益,从来就不会也不懂得尊重人、尊重人的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