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那些古典情怀浏览

摘 要

重拾那些古典情怀 杨楠 曾陶醉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曾神往“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荫学种瓜”的情趣,曾伤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深情,曾

 

重拾那些古典情怀

杨楠

  曾陶醉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曾神往“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荫学种瓜”的情趣,曾伤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深情,曾慨叹“心在天山,身老沧洲”的壮志难酬……

  古典诗歌蕴含的美好情怀总让人回味无穷,感慨万千。无论是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还是凄婉缠绵的动人爱情,抑或是对春花秋月的歌咏,那些温婉的诗句总能触动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当今是一个膨胀的社会,到处充斥着现代文明的噪音,古典情怀则是滚滚浊流中的一泓清泉。那些积淀在历史中的优雅情怀总能飘出缕缕淡淡的清香。东晋王徽之在山阴县的时候,一天晚上突降大雪,他很思念自己的好朋友戴安道。戴安道当时在剡县,离王徽之这里还有很远的距离。王徽之备好船,深夜冒雪进发。经过一个晚上的水陆跋涉,第二天早晨来到了戴安道家门口,王却不敲门,而是原道返回。仆人不解,就问他原故。王徽之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这样的旷达风雅,今有几人欤?

  白居易在一个即将风雪飘飞的傍晚邀请朋友刘十九前来喝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惊喜的刘十九满怀期待地行在路上,憧憬着红泥小火炉的温暖。夹着一身风雪走进那间简陋的小屋,两个朋友围着火炉,斟起新酿的“绿蚁新醅酒”来。没有山珍海味,没有达官贵胄,亦没有红袖添香,友情的融融暖意却使生活在那一刹那间泛起了玫瑰色,发出了甜美和谐的旋律。

  然而,现实生活中,美好的古典情怀,竟成了蒙尘的珠宝,被搁置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淡妆浓抹总相宜”,不见西子的旖旎,看到的是如织的游人、遍地的垃圾;“衣带渐宽终不悔”,不见真挚的爱情,泛滥的是见异思迁的感情、红杏出墙的绯闻;“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不见那份质朴的乡情,却感受到城里人对乡下美食的趋之若鹜和乡下人的狡猾应对……流逝了古典,丧失了诗意,生活也变得平庸而机械。当今社会,每个人都在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奋斗,重拾古典情怀便可在物欲横流、压力过大的社会中寻找一方心灵的净土。

  柴米油盐,日出而作,尘世的幸福有几分平淡,也有几分索然。在自然平实的日常生活中领略雅致的文化趣味,卑微的生命中便有了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我们的某一种心情,也会被那氤氲的诗意一语道破。静坐一室之内,信手拿起一卷古书,轻吟数行,平仄之间,便有清风徐徐拂来,“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