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神圣文学

摘 要

遥望神圣 陈世旭 静静地站在雨中的长廊,遥望神圣。 蕲春竹林湖村。一个翡翠般的山谷,满是苍劲的树,怪异的竹,迷蒙的云,甘甜的泉,碧绿的水。莲叶上溅着雨花,遮住一湖天

 
遥望神圣
  
  陈世旭
  
  静静地站在雨中的长廊,遥望神圣。
  
  蕲春竹林湖村。一个翡翠般的山谷,满是苍劲的树,怪异的竹,迷蒙的云,甘甜的泉,碧绿的水。莲叶上溅着雨花,遮住一湖天光云影。含苞的花朵,带着艳丽的霓裳,相守明镜。巨大的香鼎排列在开阔的山麓,万绿丛中的高处,安卧着圣者的灵魂。
  
  李时珍,一个自幼就耳熟能详的名字。
  
  想起我的表叔,一个老迈的中医。几进的幽深老宅,洗药的天井,煎药的作坊,堆药的库房,长年累月氤氲着浓浓的药香。表叔端坐于店堂,周边是一圈紫檀的书架,架上满是靛蓝灰白的线装古籍。中堂黑色的金字招牌下,挂着李时珍画像:褐色的高筒帽,蓝色的大襟袍,清癯的脸上尽是忧戚。这清癯与忧戚似乎随医道一起传承,画像下的表叔亦是此般的清癯此般的忧戚神情。在一张纹脉清晰的紫檀桌上,青筋毕现的手,苍白而温暖,把握一个个问医者的脉息。
  
  一条古老的石路,横跨了数百年,我在路这端,圣者在路那端,我们彼此深情凝望。曾经瘟疫弥漫了你的眼神,多少亡灵,拥挤着天空。风雨的哀怨,堆满大地。在沉重的呼吸里,枯瘦的村庄摇摇晃晃。日子硬撑起呼吸,苦等着一剂良药。困顿的五脏六腑深处,期盼着望闻问切的祥符。多少颤抖的呻吟,渴望着一个身影:一个杏林春暖的身影,一个悬壶济世的身影,一个妙手回春的身影。
  
  国之医者,承载了太多人的命运。怀抱仁心,步履蹒跚,在苦难的漫漫长路,愿为百姓守候一生。
  
  配伍草根、花朵,调制天象、雨露,“八月断壶”(《诗·豳风·七月》)装满了天人合一的玄机。眯着洞烛幽微的眼睛,悉心净化天下的纷乱与尘埃。五千年文明煨出的性情,看上去依然淡定。目标是行动的源泉,使命是肩负的道义。探索的道路,举步维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智者姿态安详。背负神农氏的典籍,“搜罗百氏”,“采访四方”,寻寻觅觅踏遍山野。点一盏虔诚的灯,一路前行,让芒鞋踏破。攀上高耸的断崖,潜入无底的山涧,从荆棘深处背出一篓又一篓救苦救难的“仙草”。“穷搜博采,芟烦补阙,历三十年,阅书八百余家,稿三易而成《本草纲目》。”苦行者的智慧,滋润了草的色泽,流溢着草的芳香。在众人的仰望中,研磨天地的精华,抚慰百姓的切肤之痛。草、木、菜、果、谷是五部兵权,斩杀世间一个又一个邪恶的梦魇。
  
  龟裂的纹脉,写意出尊容;一纸药方,点缀出专注的神情。羸弱而坚韧的手指,调和阴阳,由表及里;心无旁骛的针灸,以谦卑的姿态,直刺生之命门;流不完的汗水,炮制“神膏”,敷上肿胀的苦难;不吝惜的热血,祛散肆虐的“伤风”,让涌动的脉搏,流出欢快的福音;于是滚沸的鼎釜里一缕清苦的味道,泽润了天下的老弱贫疾;于是百草温汤融入子孙的血液,而李时珍,刻进华夏永恒的记忆。
  
  清为天,浊为地,阴阳分为两极。李时珍的脊梁始终那么高,又那么低。民族记录下了一个伟大医者朴素的背影。
  
  曾几何时,时光抛弃了记忆,灵魂的花朵,一片片凋落,一片片残红惊心。金钱与假药同在,良心失去了天平,潮流的风向偏离了岐黄道中的准绳。病患成为商机,天价挟持了“药王”,医患对立如仇雠,多少生机尚存的躯体,痉挛在生命的黄昏。
  
  招魂的旗幡在寻找灵魂的医师。李时珍,远不止同《本草纲目》一样,是永远的经典,而是一个符号,一个民族的魂魄。
  
  静静地站在雨中的长廊,遥望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