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之色散文

摘 要

自然之色 (一)春雨后的上州 从伊香保出发时,雨点滴在伞上。待到了涩川,雨已停住。过了混浊的利根川,朝着前桥方向走了半里路光景,乌云逐渐往北卷去。中午,阳光如注,普洒

 
  自然之色
  
  (一)春雨后的上州
  
  从伊香保出发时,雨点滴在伞上。待到了涩川,雨已停住。过了混浊的利根川,朝着前桥方向走了半里路光景,乌云逐渐往北卷去。中午,阳光如注,普洒大地。
  
  雨后,日光普照,万物生辉,色彩艳丽。繁茂的桑园宛如浩瀚的大海,一望无际。露水滋润的片片桑叶,经雨水洗刷,吐纳着阳光,如燃烧着金绿色的火焰一般,晃晃如照。桑园之间的田地里,大麦与小麦泛起白金色穗浪。远近的村子里,树木葱茏,苍翠映碧。红白相间的鲤鱼形彩旗处处可见,随风飘扬。其间看到妙义、榛名、小野子、子持诸峰,隐隐约约浮现在纯碧的霞雾之中。群峰间,可望见越路山上的皑皑白雪。放眼看去,几乎家家房顶上都种着菖蒲〔菖(chāng)蒲:一种草本植物,叶子形状像剑,开花,根茎可做香料。〕。时值五月上旬,紫花绿叶,浓淡相宜,簇簇而生,令人感到颇像茅舍簪花一般。一阵凉风吹来,稚嫩的桑叶舒心地抖动着身子,毫不珍惜地洒落钻石一般的水珠。居家房顶上的菖蒲花似乎轻轻地抚摩着碧空,频频颔首。刚才堆积在天际一隅的团云,不知何时融化了,散开了,流去了。而今好似被风梳理过的二三条羊毛般的云絮在碧空中飘浮,忽而又渐渐流去,慢慢消失,此时此景,多么令人陶醉。听吧,拂去露水,采桑叶的少女们的歌声,正在田野里回荡呢。
  
  我感到,上州的田野景色决不是平凡无奇的。
  
  (二)八汐山之花
  
  离开马返之时,雨簌簌而下。不久,雨止。春云如棉,东一片,西一片,舒卷飘浮着。云间露出淡紫色的天空,给人一种不可言喻的温馨。
  
  道路弯进了深泽峡谷,大谷川的河水之美难以形容。大谷川──与其说是河,不如说是绵绵不绝的飞瀑。冰消雪融之后的清冷之水,流到这儿似乎又变回成原来的冰雪,在一个又一个峡谷中曲折迂回,在一座又一座悬崖间跳跃翻腾,飞奔而下。每一次飞跃,都腾起雪浪。每一朵浪花都在阳光下,闪耀着金紫色。落下的浪花再涌上来时,呈现青绿色,望去冷艳清美,妙不可言。此等色彩唯眼可观之,而不可以心思之,更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我唯有站在岩崖上,惊叹流水之美了。
  
  脚下的流水之美固然令人看了出神,但切莫忘了看头顶八汐山上盛开的鲜花。
  
  艳红的花朵,浓于樱花,淡于蔷薇,又以稚嫩的片片绿叶相配,映在灰白色的枯树上。有的背衬着春空,伫立于峰顶,有的一树斜挂在峭壁上;含苞的花朵呈现深红色,盛开的花朵呈现浅红色,漫山遍崖,嫣红如照。八汐山之美真是一言难尽。时而,自男体山的峰顶降下片片浮云,如大鹏展翅,飞山渡谷,互相追逐,掠过一道又一道光与影。看到远处的花丛,隐在薄雾中,淡若烟霞,又见近处的花丛,缀满枝头,沐浴在阳光下,鲜艳夺目,微微绽露着片片花唇。
  
  浮云行空,山、水、花,忽而沐浴在日光中,忽而隐没在云影里,时而欢笑,时而忧郁,变幻无穷,妙趣横生。
  
  (三)相模湾夕照
  
  太阳穿过云层,灰蒙蒙地落在小坪山上,在富士山东北角,剩下一抹红黄色夕照。其余呈现阴阴郁郁的紫褐色,天空昏昏沉沉,不值一观。
  
  伫立河边,俯首垂钓,昏暗的水面渐渐明亮起来,仿佛燃起了火焰。四周奇妙地越来越清朗,宛如落日的脚步又在往回走。举头望见,富士山东北角的一抹红黄色的夕照,忽而如灵魂再现一般,又赫然燃烧起来。
  
  啊,人们常叹无法挽回逝去的落日,可是君不见黄昏的太阳,又返回白昼了吗?天际一隅,红黄色的火焰犹如刚刚燃起似的,在西天渐渐蔓延,一秒又一秒,一分又一分,越燃越高,越燃越红,似乎渐渐达到了极至。于是,石榴花一般的红色火焰,又燃遍了天空,燃遍了大地,燃遍了高山,燃遍了农家,连站在门口观望落日的邻家老翁都面如赤鬼,然而我的脸和手却未被烤焦,令我惊诧不已。
  
  云被燃尽散去,富士诸峰尽染上了浓浓的紫色。
  
  举目仰望,西天宛如半面硕大的陆军旗,仿佛以富士山为日轮,射出万道金光,由细变宽,色如石榴花。又好像数十条巨大的光流从地平线射向天空,恰似地心失火,巨大的火焰一瞬间冲向天心,飞腾而上。火光冲云霄,大海如火烧,也许无数水族会受惊而死。
  
  过了十分钟,满天的黄焰燃成一片血红色,阴森可怖,鬼气袭人。又过了五分钟,血红色变成了暗红色。眼看着火焰渐渐消失,如一场梦醒来,天地又骤然变得幽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