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绿时节浏览

摘 要

连日的阴雨绵绵,人都感觉有了一股发霉的味道。屋里屋外,墙上地下都湿漉漉的,盼望着刮风,盼望着出太阳。老天似乎也霉得受不了了,终于憋不住了,一个嚏喷,吹开了浓重的

 

连日的阴雨绵绵,人都感觉有了一股发霉的味道。屋里屋外,墙上地下都湿漉漉的,盼望着刮风,盼望着出太阳。老天似乎也霉得受不了了,终于憋不住了,一个嚏喷,吹开了浓重的阴云,露出久违的笑脸,揭开人们心头上那块厚重的湿布,给人以瞬间的干爽与温暖。心的天空豁然便有了“一碧万顷”的辽阔,在“天光云影共徘徊”中,恍然看到了家乡柳绿的时节。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奇妙的生命回归的过程,是非要到家乡才能感受得到,品味得足的。

走在大街小巷,田间地头,沐着暖暖的三月阳光,你会发现,一冬的柳树的僵硬的枝条似乎渐渐变得柔软了,有了轻柔的垂感。再过几天,似乎被那个画家圣手不经意甩了一下画笔,这柳树便着上了丝丝绿意,远远望去,在这烟雾朦朦中便泛起了淡淡的绿霭。神奇吗?还有呢。细心的你也许还会发现,光溜溜的柳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突起,渐渐地鼓胀起来了,就如同人憋着什么美事似的,脸上已经是笑意灿烂了,嘴却是紧紧抿着,不肯笑出来那样。终于憋不住了,在一个不为人知的黎明,“噗哧”一声笑开了嘴,绽出两瓣嫩绿的小叶片来,笑醒了太阳露出了金灿灿的霞光,笑醒了晨雀亮起了婉啭的歌喉。晨练的人们突然发现,那淡绿的翡翠般鲜嫩的小叶片茸茸的结满了柳条。春天就这样,在某一天的清晨,在朝阳的霞光里,是这柳绿的笑声中,走来了!人们捂了一冬的欣喜瞬间绽放出美丽的心花。不忙,你看,杏花、桃花、梨花也不甘寂寞,嫩叶中努起一个又一个粉的白的花骨朵,憋足了劲,似乎在等待那一声的响起,便要隆重出场了。

哪一声?是什么?是春雷吗?不是,你猜不到的,是柳哨!孩子们早就猴急猴急地折下嫩的柳枝,拧成长的短的柳哨,衔在嘴里“呜呜哇哇”地吹响了,小城的角角落落里便充满了这嘹亮的柳哨声。尽管大人们严厉地告诫不准吹,会把臭婆姨吵醒的,但孩子们的春天早已是心花绚烂了,哪里还会管得了这些?于是,这悠扬的柳哨声吹化了角落里残余的冬雪,吹融了河里面厚厚的冰,吹醒了小溪沉睡一冬的梦,吹得杏花花桃花裂嘴笑,吹得蜜蜂嗡嗡花间叫,吹得花红柳绿春满城了。大人们仿佛也在这柳哨声中得到了青春的活力似得,如同这柳树一样,重新焕发出了春天般的温暖和活泼了。

当嫩绿渐渐转深的时候,人们按捺不住喜悦,早早换下厚厚的冬衣,用色彩绚丽的春装打扮这柳绿的小城。柳影婆娑如善舞的女子,柳枝轻结如缠绵的恋人,茸茸的柳絮结满枝头,像一条条小蚕一样,文文静静地依在柳枝间。天空中,风筝摇摇,地上的人手舞足蹈,天上的风筝飘摇翻飞,柳哨悠扬,笑声阵阵,再加上半空中风筝上风葫芦的呼呼鸣叫声,合成一天的“春之声”交响。

好久没有亲近家乡这柳绿时节了,梦中,又响起了柳哨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