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轻不再阅读

摘 要

1 饭局。和“80后”同桌。 八卦电影《杜拉拉升职记》,“80后”的时尚女孩几乎是拖着口水说:“黄立行真的好帅哦!” 作为年纪刚刚抵达“四张”的“70后”,也还是看过这部电影

 

  1
    饭局。和“80后”同桌。
  八卦电影《杜拉拉升职记》,“80后”的时尚女孩几乎是拖着口水说:“黄立行真的好帅哦!”
  作为年纪刚刚抵达“四张”的“70后”,也还是看过这部电影的。用筷子夹起白菜烧豆腐,到底忍不住弱弱地反对:“为什么我觉得他长得怪呢?”
  “80后”完全不屑地扭过头去,拈起一小块榴莲酥,花痴般喃喃自语:“他真的好MAN好MAN哦……”
  低下头,觉得自己真的就是“80后”评价的那种“奥特曼”——OUTMAN。

  2
    回娘家。母亲淘米煮饭,端着电饭锅内胆过来请教,放这么多水,行不行呢?
  我哗啦啦翻看着报纸上的娱乐新闻,漫不经心地抬头,“嗯”了一声,又笑,妈,你煮了一辈子饭,居然连放多少水都不知道了?
  母亲叹口气,背转身向厨房走去。窗外,正玩耍的孩子大声叫:“妈妈,把我的活力板送出来!”
  突然醒悟——原来,自己也到了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刻了!瞬间惊悸,母亲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丢掉了她威严的说一不二的气势,连煮饭放多少水这样的小事都虚弱得拿不定主意了?
  把活力板送出去。孩子们也不怕热,7月的日光底下,成群结队,呼啸来去。
  回来,一把青菜刚好吱啦一声下锅,母亲像看到救星般把罐子递过来:“盐还是你放吧,我现在不知怎么了,一炒菜,你爸就说咸。”
  转身去拿碟子的母亲,后脑勺盘了干瘪的髻,插着根塑料旧簪子。
  一小勺盐碎碎撒下去,心底溅起湿湿的感觉,想用力拥抱母亲,终究,还是攥紧了锅铲,不敢。

  3
    单位又来了两个年轻毕业生。主任派活时,总客气地说,你在家留守,让他们去跑腿吧。
  是安静的下午,同事们都出门忙碌了,有重大活动。守着偌大的办公室,一本闲书怎么也翻不下去,有种手足无措的惶惑。
  原来,自己也慢慢成为办公室里尴尬的“中间分子”了。虽然退休的老同志回来办事,还是在姓前加个“小”字来称呼,但小年轻都恭敬地喊姐了,背后,说不定也喊自己是“老某”吧。
  正是说年轻已不再年轻,将老又未老的职场尴尬时段。
  电话铃刺耳地响起,在这中年的某个午后。

  4
    偷偷在网上写博客,甚至还弄了个微博。
  不过就是写烧饭带孩子,坐公交车看到街头小店换了新招牌,环城路上的槐花落了,蔷薇谢了,石榴花艳红之后悄然退场,栾树又开小黄花了,一粒一粒,落在树下下棋的人有洞的旧汗衫上。平淡四季,就在卑微的花事间交替。
  深夜,一切家事都忙妥了,抱着笔记本电脑悄悄坐在黑暗中——孩子睡了,丈夫微微打着呼噜。远处,连夜施工的灯光透过客厅朝东的窗子落了一小块在地板上。
  忽然想起童年的午夜,醒来,看见房间地上手帕形状的一片光,以为有外星人来了,忙不迭揉着眼坐起来张望。
  “四张”的年纪了,仍相信有外星人存在。但,假使他们在窗口召唤,却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时刻等待,跟随他们义无反顾地离开——平日里唠叨抱怨的那些琐碎生活情节,忽然一样都割舍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