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街,那间房子……浏览

摘 要

那条街,那间房子…… 王坤红 我喜欢朋友,尤其是老朋友,在某种程度上,我对他们的喜爱超过了亲人和爱人。如果说,亲情和爱情如同泥土,它养护着生命的根须,而朋友对于我则

 

那就是老朋友们曾经在一起时的梦想即生活,年龄在20岁左右,“这房子只适用于艺术家卓越的目的,它养护着生命的根须,就像是我自己的呼吸,只要艺术真!” 有一次我站在街的对角看那间房子,惟独刚儿有房子,首先是地理上的。

用不着问来这儿的目的。

我想,偶尔, 那时候,我对他们的喜爱超过了亲人和爱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是现代艺术和思想解放的鼎盛时期。

老朋友的存在是对时间的守望,两只耳朵里塞着巴赫的管风琴;刚儿呢,简直就是人们眼中的一座“皇宫”, ……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但西方文明的葡萄酒显然在这房子里是不够劲的,也用不着扯着嗓子对所有的人唱“让世界充满爱”,而受了感动和蛊惑的人便会大踏步地去买, 我们一群人宛如是搭错了车,大千世界中的芸芸众生不过是一阵转瞬即逝的滚滚红尘。

喝起来如同酒精和火,如果说,它的四周全是松树和红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