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记起那首歌浏览

摘 要

当我记起那首歌 当漫天的飞雪装点着广袤无垠的世界,当冰冷的寒气吞噬着整座城市的体温,在这冰冻三尺、雪舞旖旎的氛围下,你是否会偶然间记起,记起那首在儿时还哼唱着的民

 

当我记起那首歌

当漫天的飞雪装点着广袤无垠的世界,当冰冷的寒气吞噬着整座城市的体温,在这冰冻三尺、雪舞旖旎的氛围下,你是否会偶然间记起,记起那首在儿时还哼唱着的民谣“九九歌”。
    说起“九九歌”可能北方人会更加的熟悉,因为歌谣中的叙述很符合北方冬季冷暖的变化规律,这也是劳动人民经历了千百年的实践经验所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似乎对于这首歌或是说对于它的意义,已经不在那么清晰了,味淡了,淡了······。
    今天在单位,一位同事无意间问起今天是几九了?大家一时间都被问蒙了,有位同事索性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几九,现在哪有记得这些的。
    是啊!现在很少听人提起“几九”这个话题,其实不光是这个,有时连星期几都有可能忘记,不知是我们都太忙,还是这些日子的代名词以不再那么被人们所重视。回家之后,便翻起了日历,这才知道现在已经是三九了,从冬至开始,已经过去快20天了,真的好快。随即往下翻看着过春节的时候大概在五九上,那是应该是暖和了的。
    在翻阅着日历的同时,脑海中的记忆也被重新翻回到那“九九歌”的字字句句中,不由得思索着那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九九歌》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九九加一九,犁牛遍地走。
    那首歌的第一句是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一九二九已经过去了,不过我感觉还是特别的准的,因为对于我们这座城市来说,不仅不敢出手,就算是戴着手套有时都会被冻透,想想还真是有道理。三九刚过,对于我们在冰上走是不太实际了,但是冰的家族中冰锥我可是看过,当一场大雪过后,太阳暖暖的照着,冰雪开始很驯顺的融化,但是在夜间温度又会骤降,便又会形成一种很奇特且自认为很有观赏价值的冰锥。有时在树上会看到,在一些广告牌下也会看到,我还发现连车地下都有它们的成员。有幸拍到了一张,在此与大家一起分享,只是用手机拍的不够清晰。
    数着九九,也就要过年了,同时也将从冬季跨越到春季。嘴里哼唱着“九九歌”,脑海中也如回放着电影一般,从冬季的白雪皑皑、冻结冰河,到春季的柳树发芽,大雁归来。短短的一首民谣,用的是最纯朴的语言,但却很形象的为我们展现了季节交替的自然之美。试想,我们又怎能随意的将它封锁在我们的记忆之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