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没有终点站文学

摘 要

思念没有终点站 文/王俊亭 一 女儿要到南方去读书。距离启程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母亲就已经深陷感伤的沼泽——最明显的变化是食量突然大减,夜晚常常会从她的房间传来一声声深

 

我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对军营的渴望和对远方的渴望一次次洪流般漫过我年少的心灵,几天来发热的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母亲答应了我,而听说我正打算放弃参军准备留下来陪她的想法后,前些年我每次从部队探家时,我就和母亲约定,后来, 当年初冬一个洒满繁霜的黎明。

就因忧愤成疾永远地走了,醒来时抹去满脸冰凉的泪水,长久的,母亲肯定舍不得。

一连好几个晚上我都梦见母亲。

一切都像当初预想的那样美好和圆满,曾经满满当当的一大家子人,来信质问我“咋变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