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散文《垂钓》赏析

摘 要

去年夏天我与妻子买票参加了一个民间旅行团,从牡丹江出发,到俄罗斯的海参崴游玩。海参崴的主要魁力在于海,我们下榻的旅馆面对海,每天除了在阳台上看海,还要一次次下到

 

  去年夏天我与妻子买票参加了一个民间旅行团,从牡丹江出发,到俄罗斯的海参崴游玩。海参崴的主要魁力在于海,我们下榻的旅馆面对海,每天除了在阳台上看海,还要一次次下到海岸的最外沿,静静地看。

  海参崴的海与别处不同,深灰色的迷蒙中透露出巨大的恐怖。我们眯缝着眼睛,把脖子缩进衣领,立即成了大自然凛冽威仪下的可怜小虫。其实岂止是我们,连海鸥也只在岸边盘旋,不敢远翔,四五条猎犬在沙滩上对着海浪狂吠,但才吠几声又缩脚逃回。逃回后又回头吠叫,呜呜的风声中永远夹带着这种凄惶的吠叫声,直到深更半夜。只有几艘兵舰在海雾中隐约,海雾浓了它们就淡,海雾淡了它们就浓,有时以为它们驶走了,定睛一看还在,看了几天都没有移动的迹象,就像一座座千古冰山。我们在海边说话,尽量压低了声音,怕惊动了冥冥中的什么。

  在一个小小的弯角上,我们发现,端坐着一胖一瘦两个垂钓的老人。

  胖老人听见脚步声朝我们眨了眨眼算是打了招呼,他回身举起钓竿把他的成果朝我们扬了一扬,原来他的钓绳上挂了六个小小的钓钩,每个钓钩上都是一条小鱼。他把六条小鱼摘下来放进身边的水桶里,然后再次下钩,半分钟不到他又起竿,又是六条挂在上面。就这样,他忙忙碌碌地下钩起钩,我妻子走近前去一看,水桶里已有半桶小鱼。

  奇怪的是,只离他两米之远的瘦老人却纹丝不动。为什么一条鱼也不上他的钩呢?正纳闷,水波轻轻一动,他缓缓起竿,没有鱼,但一看钓钩却硕大无比,原来只想钓大鱼。在他眼中,胖老人忙忙碌碌地钓起那一大堆鱼,根本是在糟践钓鱼者的取舍标准和堂皇形象。伟大的钓鱼者是安坐着与大海进行谈判的人类代表,而不是在等待对方琐碎的施舍。

  胖老人每次起竿摘鱼都要用眼角瞟一下瘦老人,好像在说:“你就这么熬下去吧,伟大的谈判者!”而瘦老人只以泥塑木雕般的安静来回答。

  两人都在嘲讽对方,两人谁也不服谁。

  过了不久,胖老人起身,提起满满的鱼桶走了,快乐地朝我们扮了一个鬼脸,却连笑声也没有发出,脚步如胜利者凯旋。瘦老人仍然端坐着,夕阳照着他倔强的身躯,他用背影来鄙视同伴的浅薄。暮色苍茫了,我们必须回去,走了一段路回身,看到瘦小的身影还在与大海对峙。此时的海,已经更加狰狞昏暗。狗吠声越来越响,夜晚开始了。

  妻子说:“我已经明白,为什么一个这么胖,一个这么瘦了。一个更加物质,一个更加精神。人世间的精神总是固执而瘦削的,对吗?”

  我说:“说得好。但也可以说,一个是喜剧美,一个是悲剧美。他们天天在互相批判,但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人类。”

  确实,他们谁也离不开谁。没有瘦老人,胖老人的丰收何以证明?没有胖老人,瘦老人固守有何意义?大海中多的是鱼,谁的丰收都不足挂齿;大海有漫长的历史,谁的固守都是一瞬间。因此,他们的价值都得由对手来证明。可以设想,哪一天,胖老人见不到瘦老人,或瘦老人见不到胖老人,将会是何等惶恐。在这个意义上,最大的对手也就是最大的朋友,很难分开。

  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好,我想此时此刻,他们一定还坐在海边,像两座恒久的雕塑,组成我们心中的海参崴。

  作品赏析

  叙事真实、说理真情到位

  《垂钓》一文从表面上看似在叙事,实质上却在说理。从写法上看先引出那一胖一瘦两位垂钓者,接着不是花浓墨写这两位老人垂钓,而是刻画两人的心理活动,一正一反,一喜静,一好动,形成鲜明对比。而恰恰是通过这一富有哲理性的对比,作者将笔锋一转,转到了人生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的共性上,相互映衬,相互协调。这样就使文章的主旨得到升华,使文章的深度向前大大迈进了一步。当然,各人有各人的见解,于是作者便抓住这一点,写了妻子的见解,自己的见解。但终归有一点,都是在验证自己的看法:“最大的对手才是最好的朋友。”然而这恰是生活中一个批评普遍的事实。作者由“钓鱼者”来揭示这一点,既富有情趣又有一定深度。从这一点上看,这是一篇叙事真实、说理真情到位的优美散文。

  对比中出形象

  作者通过一胖一瘦两位老人的不同追求,表述自己的观点。首先,胖老人和瘦老人的出现是在对比中进行的而这种对比却使人物性格逐渐丰满。两位老人都未曾说过一句话,只通过动作、眼神,却使读者看到了两个完全不同追求的人。两位老人,一胖一瘦,就已经是很鲜明的对比的开始。同时也让读者联想到他们生活的不同。胖老人应该属于物质生活较好的人,而瘦老人大概清贫一些。两人并排坐在同一地方,对比更加鲜明突出。这也是作者的聪明之处。着钓鱼情节的展开,一个用六只小钩不断的钓小鱼,一个用一只大钩,却钓不到一条大鱼。可两人同样固执,谁也不服谁。在这种鲜明的对比中,人物形象也就完整鲜明的表现出来。

  虽然对两人的外貌、动作描写不多,语言描写也没有,按常规是犯了此类文章的大忌。可因为有两种形象的对比,读者却从中获得对人物的深刻认识。

  文章从平淡的叙述开始,娓娓道来……本文的人生哲理的感悟完全是一个偶然的发现。源于一次轻松的旅游。"去年我和妻子随团到俄罗斯的海参崴游玩"那里的海显然与一般的海不同,他写到:深灰色的迷蒙中透露出巨大的恐怖。我们眯着眼睛,把脖子缩进衣领,立即成了大自然凛冽威仪下的可怜小虫。接着他描写了海鸥吠犬和兵舰,这样一是交代自己的旅行所见,更主要是渲染气氛,为下文作一个环境氛围的铺垫。

  一幅阐述人生哲理的图画背景已经涂好,人物接着出场,镜头对准了这出戏的两个主角——出现在作者视野内的垂钓者,一胖一瘦两个老人。

  胖老人的"钓绳上挂了6个小小的钓钩,每个钩上都钓上来一条小鱼;他把小鱼放进桶里,不一会又钓上来6条小鱼;瘦老人却纹丝不动,他缓缓起竿,原来他的钓沟硕大无比,他只想钓大鱼……等到胖老人满载而归时,瘦老人什么也没钓上来,还在与大海对峙。

  我们普通观众一定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这么胖,一个这么瘦,因为,一个更加物质,一个更加精神。然而余秋雨并没有只限于此。他的思维往往有新的角度,他说:胖老人忙忙碌碌钓起一大桶小鱼,是在糟践钓鱼者的取舍标准堂皇形象,伟大的钓鱼者是安坐着与大海进行谈判的人类代表,而不是等待大海的琐碎的施舍,然而作者并不将两者对立,说"一个是喜剧美,一个是悲剧美,他们天天互相批判,但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人类。

  作者说:"确实他们谁也离不开谁,没有胖老人,瘦老人的固守有何意义?大海多的是鱼,谁的丰收都不足挂齿;大黄有漫长的历史谁的固守都是一瞬间,因此他们的价值都得由对手来证明,可以设想哪一天,有一个见不到对方,将是何等的恐慌。在这个意义上,最大的对手也是最大的朋友。

  说到这,有人会问,余先生怎么不把对手当朋友呢?且慢,对手是互相依赖的,谁也离不开谁,而骂秋雨的人依赖余,而余先生却不依赖他们,前者离开余先生怎么出书,怎么出名呀,所以他们不是对手,也不是朋友。

  文章中,作者表现的多方位的思维方式,体现了余秋雨的博学和睿智,及深厚的文字功底。

  余秋雨这种见微知著独特的思维方式看似不难,但在所有作品都保持这样的能力,其实很难,但余秋雨做到了。